第二十一章 備胎少女5


    回顧完岑海心這短暫的一生,思如撇嘴,太慘了。

    岑海心這一生完全生活在騙局中呀。

    偏心的母親原來是養母。

    明明說好只捐一個腎卻臨時變成了兩個。

    人身上就只有兩個腎,岑海心兩個腎都沒了,有人是要她死呀。

    誰這麼恨她。

    她攔誰的路了。

    岑海心自己就是最慘的人了,還有人比她更慘?

    所以,岑海心到最死都是懵的。

    她就一個願望,希望找出要摘她兩個腎的真相,然後好好的念完大學,最後,一定要保住她的兩個腎,一個都不能少。

    當然,若是能夠報復一下那些人,她會很開心。

    但並不強求。

    思如從地上爬起來,原來她剛來的時候就是岑海心摘除腎髒做手術的時候呀。

    幸好她醒得及時跑得快,要慢一步,原主就得變成小白鼠,被開膛破肚,她這任務就得提前結束。

    到底是誰想她死呢。

    思如手指摩挲著下巴,腦海里飄過幾個名字。

    她記得原主可沒簽過什麼遺體捐贈書呀,而且,原主當時明明還是活著的,那醫生就說搶救無效。

    明顯有問題呀,明顯醫生被收買了呀。

    完全是謀殺。

    確實有人要害原主。

    到底是誰呢。

    思如頭有點兒暈,廁所味兒有點大,燻暈的。

    打開廁所門,到小公園里找個椅子坐下。

    小公園環境還是不錯的,空氣比廁所清新很多,思如用力呼吸一口。

    雖然有點兒冷,但心情很好呀。

    作為腎來源的她從醫院里跑了,不知道在隔壁等著手術的顧維熙是怎樣的心情呢?

    哦,還有顧父顧母顧哥哥。

    讓親生女兒親妹妹去給一個冒牌貨換命,那個冒牌貨還是造成他們一家骨肉分離的罪魁禍首的女兒。

    嘖嘖,真是慈悲又心狠的一家人呢。

    就是不知道沒有了她這個腎*yuan,顧家人是要另外找別的腎*yuan呢,還是要讓她再經歷一次校園暴力網絡暴力,以此來逼迫她妥協。

    思如直接回了學校。

    她早就是名人了,一路上有很多人看她,對她指指點點,交頭接耳。

    思如全部忽視掉。

    這些人就是閑著蛋疼,原主是殺了你全家還是搶了你女朋友,什麼都不知道就在那兒瞎嗶嗶,一副代表正義使者的嘴臉。

    還代表月亮消滅你呢。

    希望你月月都光著。

    再賤。

    思如一路毫無壓力的頂著眾人唾棄的目光回到寢室,到底是高等學校的大學生,也就是看你兩眼,說點壞話,不會真的動手。

    真要是動了手,

    思如︰到時候你就知道踫瓷兒的厲害了,賠得你傾家蕩產裸奔。

    省得你們這麼閑,天天就知道嚼舌根子,不干好事。

    原主的寢室在三樓,思如推開門,下午沒課,寢室里三個室友都在。

    看見思如都很驚訝。

    思如沒理會她們,打開自己的衣櫃找出件厚衣服穿上。

    十月份了,天氣涼了,她身上就穿著一件從醫院跑出來時的病號服。

    冷颼颼的,臉都是冷的。

    ”你從醫院出來的?”

    一個室友問道。

    “嗯。”

    思如應了一聲。

    “你沒做手術?”

    看思如的樣子能走能跳的,完全不像是開過刀的。

    “嗯。”

    思如又應了一聲。

    那邊就沒說話了。

    在原主的記憶里,跟這幾個室友的關系不說多好,但也算相處融洽。原主當初選的專業就是物理方面的,純理工科,因為是南大的招牌學科,收分也特別高,班上就這幾個女生。

    大概學理科的人都慣用理性思考,就在原主被全校學生攻擊的時候,她這幾個室友依然是天天上圖書館,甚至偶爾還會露出點擔心的表情。

    “岑海心,你沒事吧?”

    另一個室友小心翼翼的問道。

    見思如看她,室友舔了舔嘴唇,“那些人就是閑著發慌,你別理他們說什麼,身體是你自己的,得好好愛惜。”

    思如︰……

    居然被安慰了。

    好吧,我接受。

    思如笑了笑,“我知道,所以我才從醫院跑出來了。”

    “謝謝你們。”

    謝謝你們沒有像那些人那樣攻擊她踐踏她,如果原主能得到這些安慰,大概也不會做出錯誤的決定了。

    錯付了生命。

    室友受寵若驚,忙擺手說自己並沒有做什麼。

    臉紅紅的,低頭看書了。

    思如微笑,真是可愛的室友呢。

    但是還有更多的毫無理智滿懷惡意的校友呢。

    有課的時候,思如就去上課,沒課的時候,就跟室友們去圖書館,去上自習。

    然後在網上買點兒東西。

    雖然顧家沒有給原主疼愛,但好歹還給了生活費。

    思如用這錢還買了個手機,是漂亮的粉紅色,觸摸屏的。

    學校里依然彌漫著對她的惡意,但思如視而不見。

    顧家現在就不怎麼好了。

    思如臨場反悔,已經都上了手術台還跑了,顧維熙都已經準備好了。

    到手的腎飛了。

    他們連個心理準備都沒有。

    還要安慰暈倒的顧媽媽,哭得幾乎窒息的顧維熙。

    還要找思如。

    顧父現在才意識到他根本就沒有思如的手機號,也沒見思如用過手機,思如根本就沒有手機。

    找不到人吶。

    就慌了。

    著急了。

    思如也沒有回顧家。

    顧父打電話給學校才知道思如早在三天前就回去上課了。

    忙打電話給思如的班主任,讓他給思如帶個話,讓思如回家一趟。

    班主任一口就答應了,找到思如,“顧教授讓你回家一趟。”

    思如哦了一聲。

    班主任見她不以為然,繼續說,“最好能盡快。”

    思如又哦了一聲。

    班主任︰同學,你這樣老師沒有辦法往下接呀。

    “岑同學,也許顧教授找你有急事呢,他聯系不上你才找到老師的。”

    思如面無表情,“他上次要我回家就是要我的腎,也說很急,這一次我怕他要我的命。”

    思如自認為是個惜命的人。

    不管是自己的命,還是委托者的,她都很珍惜。

    班主任噎住了,這個岑海心怎麼這麼難說話,句句都懟人。

    關他什麼事,他就是個傳話的。

    “怎麼會,說不定顧教授真有事找你呢。”

    愛回不回,反正他話傳到了。

    還不如去實驗室做實驗呢。

    物理科的老師都是實驗控。

    思如又哦了一聲,轉身就走了。

    就為這事?

    她很忙的好不好,網上買的東西送到了,剛短信通知她去取呢。

    誰都能理解收快遞的心情。

    至于顧家。

    呵,也配?

    思如買了不少東西,各種都有。

    她就是罪大惡極,就是不捐腎,有本事別賣給她呀。

    思如破罐子破摔。

    學校里都是設有快遞點的。

    各個快遞都有自己的網點。

    很方便。

    思如去的時候前面還排著隊,到她的時候,就看到那網點的工作人員看她的表情一臉鄙視厭惡,故意把她的快遞丟在地上,還踩了兩腳,最後粗魯的丟在桌子上,讓思如簽字。

    思如︰很好。

    微笑著簽了字,然後對著監控把快遞打開。簽收了就可以開箱驗貨了。

    盒子已經踩扁了,思如也不介意。

    她買的電子產品,包裝得還是挺不錯的,里面塞了防摔防震的硬紙花。

    然而並沒有用,也不知道那個快遞員跟她有多大的仇恨,兩腳踩下去,五只錄音筆斷了兩支,另外三支還不確定壞沒壞,但是外觀就毀了,優盤也裂了。

    思如買的杯子完全碎掉了。

    那個快遞員忙去了,下課期間取快遞的人還是挺多的。

    有人認出思如來,指著她竊竊私語,周圍不斷的有人看她,議論她,思如就跟沒看到一樣,淡定的拿出手機,撥出幾個數字。

    電話響了幾聲就接通了。

    “喂,你好,我在你們商城買了點東西,但是你們工作人員態度很不好,故意把我的快遞丟在地上,還用腳踩,我的東西都壞掉了,你們說怎麼辦?”

    思如聲音不大,也就一般音量,但她也算得上名人了,走到哪兒都萬眾矚目的,快遞點一時安靜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