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未出場的女孩9

    司如悠哉的過著小日子,不是認字就是寫字,等著系統哪天突然出聲說任務完成,她就離開。

    楚怡然最近過得不太好。

    從蜜戀甜寵文跨到虐戀情深。

    甜寵文就是寵寵寵,怎麼寵都不過分。

    虐戀文就是虐虐虐,虐身又虐心,怎麼虐都不過癮。

    虐戀呀,就是要被折磨,要被全世界反對,橫在愛情前面重重高山,天時地利人和都沒有,簡直背到極點。

    秦家父母對他們的態度,從以前的樂見其成到現在的堅決反對,秦子夜疲憊不堪。

    要跟頑固不化的父母對抗,還要安慰受了委屈的女朋友,還要應付公司里的一大堆事。

    簡直心力交瘁。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父母還要讓他去相親,不同意就剝去他在公司的職務。

    公司並不是秦家的一言堂,還有很多股東,大股東小股東,還有秦家的旁系,許多親戚,沾親帶故的,有些還在公司的重要部門工作。

    秦父秦母就只有秦子夜一個兒子,秦家以後自然也是他的。

    但其實就像是踩在刀刃上,稍不注意就會掉下來。

    看的其實就是實力。

    劇情中,楚怡然此時已經成了安家的女兒,秦子夜有安家做背景,接收公司順風順水。

    就是在商場上,也不會有人為難他,會給面子。

    秦子夜很自然的榮升成了霸道總裁。

    每天的事情就是寵楚怡然,然後啪啪啪。

    反正有安家在,公司也不會倒,背靠大樹好乘涼嘛。掛上了安家養女的名頭,難道就只是個名頭?

    但現在,安家這棵大樹不給他靠了,不為他提供蔭蔽,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

    最好的捷徑就是聯姻。

    不聯姻就要苦逼的靠自己,每天加班到深夜,沒有雙休沒有節假日,還要出差,到處飛,累成狗,根本就沒有時間陪楚怡然,只能打電話。

    說不了兩句就要休息。

    陷入愛情里的女人都是敏感的,就覺得秦子夜對自己敷衍了,又經常見不到面,每次的借口都是忙,要出差。

    听著就有問題。

    男人出軌的最明顯的表現就是開始忙起來了。

    女人小心眼的毛病就犯了,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是不是覺得我煩了,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巴拉巴拉。

    秦子夜累成狗還要打起精神安慰女朋友,要給女朋友安全感。

    楚怡然︰……我就知道你不喜歡我了,你煩我了,連跟我說會兒話都不願意了。

    秦子夜︰我沒有,我只是累了……好吧,你想說什麼,說吧,我听著。

    楚怡然︰你看看,還說沒有,以前我不開心你就哄我開心,說不完的情話,現在都跟我沒話說了,我們還沒到七年之癢你就這樣了,在一起還有什麼意思,分手好了。

    秦子夜解釋,解釋,解釋。

    楚怡然分手,分手,妥協。

    如此循環反復。

    兩人都累,但樂此不疲。

    楚怡然坐在咖啡廳里,此時陽光正好,環境優美,舒緩的音樂讓人心情愉悅。

    最近一段時間,楚怡然跟秦子夜之間出了點小問題,鬧矛盾簡直不要太多,簡直要把兩人交往以來的矛盾都要鬧完。楚怡然最開始惶惶不安,怕她在秦子夜心里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溫柔識大體的形象崩了,害怕秦子夜覺得她是個里外不一有心計的女人,跟她分手。

    還沒等她打電話過去道歉,秦子夜就先打電話道歉了,還哄她,給她買昂貴奢侈的禮物,說綿綿動听的情話,直接晉升為最佳男盆友。

    楚怡然一臉懵逼。

    次數多了,她就get到一種新的戀愛方式。

    女人需要溫柔優雅,但偶爾的小脾氣會讓男人覺得更加難得新奇。

    楚怡然唇角翹起,她買了一條新裙子,打算明天穿給秦子夜看,秦子夜出差去了,明天才回來。

    嘆氣,子夜哥哥太辛苦了,經常都在出差,為了他們的未來在奮斗,她卻坐在咖啡廳里悠閑的喝著咖啡,享受生活,實在太不應該了。

    往外看了一眼,臉上的笑就僵住了。

    高大英俊的男人穿著做工精良的西裝多了一份成熟,身邊同行的女人嬌俏美麗,兩人臉上都帶著笑,顯然十分融洽。

    楚怡然腦子里一片空白,抓著手包就沖出去。完全一副捉奸的表情。

    秦子夜也是驚訝,但還是介紹說,“這是我的女朋友楚怡然。”

    “這位是房玉珠小姐,房氏集團的千金。”

    楚怡然緊緊的抓著秦子夜的手,臉色蒼白的朝房玉珠笑笑。

    房玉珠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便收回視線,優雅大方的笑道,“原來是秦總的女朋友,早就听說秦總有一位關系要好的青梅,今天見到了,真是有緣。”

    “秦總既然有事,那玉珠就先走了,剩下的事咱們改天再談吧。”

    秦子夜點頭,他也沒有想到會遇到楚怡然,顯然今天也不適合談事情了。

    說道,“那行,改天我請房小姐吃飯。”

    房玉珠點點頭就走了。

    秦子夜問楚怡然,“你怎麼在這里?”

    楚怡然卻睜大眼楮,不可置信,“你是說我跟蹤你?”

    秦子夜頭疼,擰著眉心,“我沒這麼說,我就是隨便問問。”

    可楚怡然不信,她覺得秦子夜就是那個意思,就是不相信她。

    “……我都沒有懷疑你,你說明天才回來,今天卻跟另一個女人出現在這里,夜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子,你還懷疑我,我那麼相信你,你卻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秦子夜頭上青筋直跳,“怡然,我沒有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房玉珠是因為秦氏最近跟房氏有一個合作案……怡然,你要怎麼才能相信我。”

    秦子夜頭更疼了。

    楚怡然捂著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秦子夜︰……

    直接扛回家。

    當然並沒有啪啪啪,但其實也差不多了。

    再多的誤會只要啪啪啪,就能過去。

    再恨的人只要啪啪啪,就能原諒。

    啪啪啪就是神器,就是一切。

    然而虐戀文只有到了最後才會有圓滿的結局,顯然現在還不到時候。

    所以只有虐。

    啪啪啪也沒用,就算暫時的誤會解除了,後面還有一大波誤會跟陷害。

    秦子夜跟楚怡然愛情的裂痕會越來越大。

    秦子夜怪楚怡然不相信他,楚怡然怪秦子夜不忠于她。

    所以,來互相傷害吧。

    越傷害,越難過,誤會解除的時候就越甜蜜。

    司如看戲看得很爽。

    安小姑每次來都跟衛敏說楚怡然多可憐,有時候也跟司如說。

    其實還是想讓衛敏收楚怡然當女兒。

    衛敏私下里跟司如說,“外面的男人都心思很多,卉卉以後交男朋友一定要跟媽媽說,媽媽看的人多,幫卉卉把關,才不會被人騙。”

    衛敏一片愛女之心,就差直接跟司如說別嫁了,以後媽媽養你。

    司如說,“听說大哥最近交了個女朋友。”

    衛敏不在意的擺擺手,“別管你大哥,他有分寸。”

    司如︰……

    說好的要把關呢。

    安盛︰媽媽我一定不是親生的,你都不怕我被騙,你都不愛我。

    衛敏︰呵呵,你一個大男人還怕被騙,騙誰呢。

    安盛︰……

    我選擇狗帶。

    安小姑替楚怡然訴苦,其實就是想在安家博同情。

    司如直接說,“既然在一起這麼痛苦,干脆分開就是了。何必那麼糾結。”

    安小姑一臉責備的看著司如,“你這孩子,說什麼呢,怡然跟子夜多少年的感情,哪能說分開就分開的。”

    都是勸和不勸離,哪有這樣直接勸人分手的。

    司如眨眨眼楮表示自己疑惑,“可你說他們在一起不快樂呀,天天吵架,還在一起干什麼呀。”

    談戀愛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天天吵架,互相猜忌,一點都不美好。

    衛敏讓司如去吃水果,“……你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麼,快去快去,一會兒媽媽要來檢查的。”

    衛敏對司如的飲食看得很緊,司如這兩個月里吃好喝好休息好,身高往上面拔了幾厘米,身上也有些肉了,看著不像之前那麼單薄了。

    等司如走了,衛敏直起身子看著安小姑說道,“小姑子,你不覺得你對楚怡然太過關心了嗎?卉卉才是你正經的佷女兒,你對一個外人都比對自己的親佷女兒好。”

    典型的胳膊肘往外拐。

    安小姑拉著衛敏的手,“大嫂,我對卉卉也很好的。”

    衛敏笑了笑,安小姑繼續說道,“怡然也是大嫂看著長大的,又乖巧又懂事。如今秦家正在給子夜找聯姻對象,怡然天天在家里哭。大嫂,不就是一個身份,如果秦家跟咱們安家聯姻,對咱們安家也是有好處的。”

    衛敏但笑不語,安家如今的實力已經差不多了,再多,就要引人注意了,錦上添花的事情就算了。

    猛的想起一件事,抬頭看著安小姑問道,“听說你們周家準備跟秦家合作一個新能源的計劃?”

    安小姑想了想,點頭,“好像是,我听翰哥哥說過兩次。”

    都四十幾歲的人了,還翰哥哥。

    衛敏臉上笑容收了收,“我覺得你還是回去跟妹夫商量一下,讓他考慮清楚,新能源的事情還在商議當中,現在投資還太早了,萬一沒通過,前期投進去的錢就打水漂了。”

    事關新能源,就算是前期的投入也不會少。

    很大一筆錢呢。

    安小姑也只是敷衍的點了點頭,完全沒把衛敏的話放在心上,還在心心念念著怎麼才能勸說衛敏收養楚怡然。

    安小姑真是楚怡然忠實的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