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未出場的女孩8

    楚怡然想要成為安家的養女,司如就要給她讓路,憑什麼。

    就憑這劇情是她的?

    0527:還真是。

    司如︰……

    攤手,好吧。

    那她倒是要看看,她不同意,楚怡然跟秦子夜的愛情會不會就此垮掉。

    司如垂首,應該不會的,他們可是真愛的,真愛是不會被任何勢力打倒的,無論是惡毒的婆婆,還是明月光的前女友,抑或是門不當戶不對的身份。

    身份什麼的,就是玷污純潔愛情的存在。

    這樣的東西就該被消滅。

    所有阻礙他們愛情的東西都該被消滅。

    譬如從來沒在劇情中出現過的原主。

    司如拒絕得大大方方,還刺了楚怡然一下,偏她說的話都在理,沒有人願意被別人分走父母的愛,說是只要個名分,誰信呢。

    人都是貪心的,有了名份,就想要更多的,最後也許是整個安家。

    楚怡然從很小就被安小姑帶到安家來,是安家養女的備用人選,然而一直沒有成功。

    滿懷著希望,憧憬著更加美好的未來,卻被一次次的打臉。

    她心里會不怨恨安家?

    會沒有意見?

    會不會覺得安家把她的自尊踩在腳底踐踏?

    這個世界上養不熟的白眼兒狼比比皆是,更不說安家還沒養過楚怡然。

    到時候對付起安家來,心安理得,不會有絲毫的愧疚之心。

    你只是給了我一個身份,你從來沒有養過我。

    司如但笑不語。

    楚怡然雙目含淚,縴細的身子輕輕的顫抖,如同在風中搖搖欲墜的小白花,但她努力的挺直身體,瘦弱的肩膀脆弱又堅強。

    “卉卉妹妹,我知道……知道我的要求讓你為難了,誰也不想把自己的父母讓給別人。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了,只有你能幫我,我求求你好不好?我真的不能跟夜哥哥分開的。”

    楚怡然緊握著手指,臉上卻一片淒楚可憐。

    如果,如果不是司如,她定能進入安家,也不會有今天的尷尬屈辱。

    這些屈辱都是司如帶給她的。

    她恨。

    然而她現在還要求司如。

    司如覺得很無語,聳著肩對楚怡然說道,“我不可能同意的。就算我同意了,我媽媽也不會同意的,她說她只有我一個女兒,我是她唯一的寶貝。”

    楚怡然眼楮一亮,“只要卉卉妹妹你同意,我相信伯母也肯定會同意的。”

    司如是整件事最關鍵的環節,只要司如沒意見,別的都不是事。

    因為家里的疏忽,司如吃了十幾年的苦,好不容易找回來,安家所有人都懷著巨大的愧疚想要補償。

    可司如憑什麼要同意。

    安家現在一片和睦喜樂,就這樣就很好。

    衛敏是對司如最好的人,司如不會往衛敏的心里插刀子。

    親生女兒讓自己收養別的女孩,想想都覺得疼。

    司如轉頭看著秦子夜,“不能成為安家的女兒你們就不能在一起?”

    秦子夜皺著眉頭,薄唇抿得緊緊的。

    也不是。

    他是不會跟怡然分開的。

    但是如果能有安家女兒這個身份,他們的愛情就是水到渠成,就是門當戶對,就是天作之合。

    豪門殷富之家選擇另一半多是利益的考慮,真心相愛走在一起又不為身份所累的簡直不要太少。

    秦子夜希望他跟楚怡然就是這樣被上流社會羨慕的存在。

    他們是真心相愛,他們的愛情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純潔的愛情沒有任何污點,他希望能給楚怡然最好的。

    楚怡然除了身份,就是個完美的女人。

    但就是身份這一點,成為了硬傷,成為橫跨在他們愛情中間的巨大鴻溝。安家就是一座橋,司如是親手毀掉橋的人。

    秦子夜沉默不說話,司如微笑,“看來你們也不是真愛嘛。”

    楚怡然睜大眼楮,眼里滿是不可置信。

    這個人居然懷疑她跟夜哥哥的愛情。

    不可原諒。

    就听到司如輕快的聲音,“是真愛的話,怎麼可能被身份所打倒。你們一定不是真愛,你們愛得還不夠深。”

    看著秦子夜,“你不是真的喜歡她吧。真喜歡的話,你怎麼會在意她的身份。一定要成為安家的女兒才可以嗎?你其實在意的只是安家女兒這個身份吧。不是安家女兒就不能在一起,你們的愛情連這點考驗都經受不住,就算以後結婚了,稍稍一點風浪,你們愛情的游輪也是說翻就翻的。”

    楚怡然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她想要反駁,但心里已經認同了司如的話,一定要是安家的女兒才能跟他在一起?看向秦子夜,只見秦子夜定定的看著司如,深邃的眼里滿是懷疑,“這些話是誰告訴你的。”

    原主在大山里長大,這一番言論根本就不可能是她能說出來的。

    很好,果然不愧是劇情里的男主角呢。

    智商上線,分分鐘就秒殺你。

    然而司如抿嘴一笑,自信又含蓄,“每天晚上八點半,蔓果衛視黃金檔,霸道總裁愛上你與你相約不見不散。”

    兩人一愣,秦子夜 黑的瞳孔里閃過一道銳利的暗光,很好,秋天到了,王氏該破產了。

    霸道總裁愛上你,由王氏果凍贊助播出,純愛系列,青春無敵,在炎炎夏日,期待與您相遇。

    天涼王破,霸道總裁的標配。

    每一個霸道總裁都有一個姓王的敵人。

    姓王的某某︰……

    無妄之災,累覺不愛。

    司如打發走不請自來的兩位劇情主要人物,心情陪兒爽,拿著勺子吃芒果慕斯,很快干掉一大杯。

    離開的兩個人是怎樣的心情她就管不著嘍,但還是很愉快的祝他們心想事不成吧。

    嘴里叼著勺子,司如幸災樂禍,不知道沒了安家女兒這個外掛,他們的愛情還能走得那麼一帆風順嗎?據她所知,秦家可不是什麼沒有野心的家族,一直想要找機會更上一層樓呢,就不知道,一個寄人籬下的孤女能不能滿足得了他們對未來兒媳婦的幻想。

    孤女。

    那楚怡然可不是什麼孤女呢。

    父母健在,豈能稱為孤女。

    司如笑得一臉明媚。

    走出別墅的兩人心里面是復雜的。

    楚怡然腦子里都是走前司如的話,“……但凡是真愛,就算過程曲折滿布荊棘,到最後也能修成正果…………霸道總裁,怎麼會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楚怡然呼出一口氣,看向秦子夜,清澈明亮的眼楮亮晶晶的,充滿了信任,“夜哥哥,我相信你,也相信我們的愛情,只要我們在一起,就能戰勝一切。就算我不是安家的女兒,也沒有什麼的,對不對?你喜歡的只是我,只有我。”

    秦子夜揉了揉楚怡然的頭發,把她摟進懷里,楚怡然緊貼著他滾燙的胸口,听到秦子夜溫柔清朗的聲音,“嗯,我只喜歡你。”

    秦子夜垂下眼瞼,黝黑深邃的眼眸中劃過一絲無奈,懷里是他最愛的女人,司如有一句話沒有說錯,作為一個男人,他怎麼能讓心愛的女人沒有安全感呢。

    怡然一直想要成為安家的女兒,是因為害怕吧,因為沒有安全感,害怕不能跟他在一起。

    怡然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子,全心全意為他著想,以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父母也夸她是個優雅大方的女孩子,只是因為身份的問題,他相信,只要他們堅持在一起,總有一天父母會同意的。

    霸道總裁愛上你。

    ……

    嗯,就先不讓王氏企業破產了。

    于是脈脈含情的兩人回去之後熬夜把霸道總裁愛上你看完了。

    看了之後,楚怡然美眸含淚,楚楚可憐,“夜哥哥,這部電視演的就是我們的愛情……跟我們的愛情一樣純潔美麗,他們最後突破千難萬阻在一起了,我相信我們也能像他們那樣,最後在一起的。”

    兩人懷揣著對未來美好的憧憬。

    司如把今天的事情絲毫沒有保留的跟衛敏說了,末了還大方的祝福他們,“……希望他們能在一起,他們的愛情真令人感動。”

    “她當時求我的時候,那麼可憐,我都忍不住要心軟了。”

    見衛敏瞪她,司如忙抱著衛敏的胳膊撒嬌,“她說得那麼可憐,好像我不同意就是拆散她跟她男朋友的劊子手,就是壞人。但我只要一想到一旦同意了就有人來跟我搶你,我就沒答應。”

    衛敏輕輕點了點司如的鼻子,“小壞蛋,算你識相。”

    她現在有女萬事足,就算是司如答應了,她也不會同意。

    就是怕女兒太單純被人哄騙了還幫著別人數錢。

    見的人多了,就會知道,這個世界上呀,哪里有真的內心單純的人呢。

    有時候我們看到的單純,不過是那人想要讓人看到的罷了。

    人可是世界上最復雜的動物呢。

    不過幸好,她的女兒還算聰明。

    至于楚怡然,呵,只想要個身份,不會跟卉卉爭寵。

    衛敏摸了摸女兒消瘦的小臉,“卉卉做得很對,以後也要這麼做,如果有不知道怎麼辦的事情,就給媽媽打電話,給爸爸哥哥打電話也可以,知道不?”

    司如乖巧的點頭。

    吃過晚飯坐在客廳里看黃金檔。

    電視里,英俊帥氣的男主角抱著女主用力咆哮,“……你听我解釋,我跟她不是那樣的。”

    女主角淚流滿面,一臉絕望,“我不听我不听……你是個騙子,你騙了我。我恨你。以後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男主角,“你怎麼能夠離開我……我不會讓你離開我,你要怎麼才能相信我。”

    女主角,“……我恨你。”

    男主角,“恨我吧,就算恨我,我也不會放你走……”

    女主角,“……我恨你。”

    男主角,“……我愛你。”

    司如手指摩挲著下巴,相愛相殺才是虐戀情深正確的打開方式。

    一帆風順,順其自然,水到渠成。

    平淡的生活會磨滅掉愛情里的激情,會讓愛情變得無滋無味。淡如白開水。

    所以,我是為你們好。

    不跨過高山大海,不穿越荊棘遍布的平原,不經歷挫折與磨難,不曾被誤會與陷害,不經歷生死與懷念,怎麼能被稱為是轟轟烈烈的愛情呢。

    愛情呀,就是要如歌如泣,生死相依,才讓人羨慕呢。

    所以,感謝我吧。

    不額外收費,就當我免費贈送的。

    司如笑眯眯的看著電視。

    安盛看了眼自己妹妹,有的莫名其妙,難道這催人淚下的情節無意中戳中了寶貝妹妹的笑點?

    司如心情特別好,再催人淚下的電視都不能影響她的心情。

    從一個還沒出場就被秒掉的炮灰到現在給男女主角制造障礙麻煩的惡毒女配。

    改變了被秒 的命運,找到了家人。

    就,坐等看戲。

    看大戲,虐戀情深不要錢的大戲。

    司如表示這樣就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