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未出場的女孩7

    秦子夜跟楚怡然的打算司如一點都不知道。

    就算知道了又怎樣。

    0527:主人,你這樣會完不成任務的。

    司如︰嗯,所以呢。

    0527:……

    沒事,你隨便玩,別把劇情玩壞了就行。

    司如不置可否,0527發給她的劇情本來就是壞的。

    司如一點都沒把0527的話放在心上。

    0527的話都是廢話,想想它那不正經的商城,就知道它是個什麼樣的系統。

    當然,開始不知道不代表後面不知道。

    楚怡然穿著一身仙氣十足的白裙子,長發披肩,目光澄澄,握著司如的手,咬著唇,猶豫著說道,“卉卉妹妹,有件事,可不可以請你幫忙?”

    司如正在練字,手里拿著毛筆,旁邊放著硯台,硯台里是磨好的漆黑的墨汁。

    完全猝不及防,司如的手一抖,毛筆一甩,細軟的筆頭剛好浸滿墨汁,楚怡然的裙子就遭殃了。

    那裙子為了顯得仙氣飄飄,是用雪紡跟薄紗做的,墨汁一點一點的,很快就暈開了。

    楚怡然︰…………

    司如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對這個女主沒什麼想法,原主也不是她害死的,她只是那麼巧的撿了個便宜,那個便宜剛好是原主最重要的東西而已。

    原主的心願里壓根就沒有她。

    司如表示才不做報酬以外的事情呢,因為根本就沒有加班費。

    而她沒有听到系統任務完成的聲音,大抵是原主的某些事情是跟所謂的劇情有關系的吧。

    “沒有關系,我知道卉卉妹妹不是故意的。”

    楚怡然溫柔的笑道,又溫柔又大方。

    似乎完全不在意被墨汁染得面目全非的裙子。

    她笑容自然,語氣毫不在意,還給司如解釋,秦子夜覺得自家女朋友真是世界上最溫柔的人。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司如,則是怎麼看怎麼不爽。

    他現在還不是經歷商場磨練殺伐果斷的總裁,沒有經歷過挫折跟刁難還沒有學會完美的隱藏表情。

    司如︰……

    我做了什麼,憑什麼看我不爽。

    表示很無辜。

    無故被躺槍。

    “你擋了楚怡然的路,佔了她的身份。”

    0527聲音淡淡的,很不負責的潑涼水。

    司如︰還講不講理了,搶人東西還有理了?

    0527攤手,那明明是劇情給楚怡然的。

    司如把毛筆放在一邊,抬起頭看著兩個正在默默傳情的人,認真肯定的說,“我本來就不是故意的。”

    指著桌子上的紙,“都是她突然跑過來抓我的手,害得我剛寫好的字全都污了,還要重寫。你才是故意的吧?”

    被打斷撒狗糧的兩人︰…………

    正常情況不是應該說沒有關系嗎?

    楚怡然反應很快,寄人籬下很早就被逼學會察言觀色,忙對司如道歉,“對不起卉卉,我沒有看到你在寫字……”

    白紙上沾了許多墨滴,剛剛的墨汁不光灑在了她的裙子上,還灑在了白紙上。

    無論如何,這張字算是不能用了。

    司如不依不饒,“這是爺爺給我布置的作業,我馬上就要寫好了,你把它全毀了。”

    “而且,你說你沒看到我在寫字是在開玩笑嗎?你眼楮瞎掉了嗎?從那邊過來,這麼大一張桌子,我手里拿著毛筆,你在看什麼,你是不是故意要整我,是不是想害我完不成爺爺布置的任務被罰?”

    楚怡然都要哭了,明明她幾次見到司如都是乖巧安靜的樣子,怎麼脾氣這麼壞,不是被虐待嗎?才回到家里,難道不應該更加的謹小慎微?

    司如要是知道她是這樣想的,得笑。

    還謹小慎微。

    憑什麼。

    她做了什麼虧心事嗎?

    並沒有。

    既然不是她的錯,她憑什麼謹小慎微。

    女朋友被欺負得毫無還擊之力,作為男朋友的秦子夜狠狠的皺起了眉頭。

    把楚怡然摟進懷里,冷冷的盯著司如,“不過是一張字,何必這麼計較,怡然怎麼說都是你姐姐,你這麼咄咄逼人,真當不得安家小姐的稱呼。”

    當不得?

    呵,不好意思,她就是安家大小姐。

    司如面無表情,“那張紙是我辛辛苦苦寫出來的,耗費了我許多的精力。”

    然而現在全都白費了。

    楚怡然捂頭,天,她今天是有正事的,為了一張毛筆字扯這麼久。

    拉了拉秦子夜的手,朝他搖搖頭。

    秦子夜收起身上的冷氣,但還是看司如不順眼。

    有些人天生就八字不合,怎麼都不對付,怎麼看都討厭,沒有辦法改變。

    秦子夜說道,“安小姐,我們今天是有正事要跟談。”

    所以請跳過那張破字好嗎。

    在秦子夜的眼里,那張破字完全就是個屁。

    完全可以不用放在心上。

    司如冷笑,“你說有正事就有正事嗎?我的正事就是那張字,你的女朋友把我的正事搞砸了。”

    “而且,我身體不好,所以爺爺才只給我布置了一張字的任務,我現在沒有精力再多寫一張。”

    秦子夜腦門上的青筋直跳,張口閉口就是那張破字,察覺到楚怡然擔憂的表情,秦子夜壓抑住心里的怒氣,硬是讓臉色變得好看些,說道,“安小姐,那張字的事情我可以幫你向安爺爺解釋,保證他不會罰你。現在我們可以談一談了吧。”

    楚怡然也忙說道,“是啊卉卉,我們今天是真的有事找你。”

    司如看著這兩人,皺著眉頭,“我是害怕爺爺罰我嗎?”隨即冷哼一聲,“就你們這樣的,說了也不會懂。”

    說罷,就要走。

    她今天在外面待很長時間了,要不是這兩人,她早就回屋去了,雖然有樹蔭擋著,還是太熱了。

    楚怡然想要拉住她,但想到剛才的事情,只得把手放下,轉而擋在司如面前,殷切懇求,“卉卉,我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那關我什麼事。”司如回得無比的輕巧。

    楚怡然差點沒一口氣上來,這人怎麼這樣,還怎麼讓人接下去呀喂。

    但不可能就此放棄,其實本來就是厚著臉皮來的。

    “卉卉,那件事真的對我很重要,如果,”她咬著唇,眼里升起一抹霧氣,看著秦子夜,愛戀又眷戀,“我就不能跟夜哥哥在一起了。”

    簡直要哭出來。

    司如,“關我什麼事。”

    秦子夜眼里的心疼頓時化作根根銀針朝司如刺去,如果視線能夠殺人,司如覺得自己可能已經被千刀萬剮了。

    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森森惡意。

    連視線都可以殺人。

    好冷。

    楚怡然一臉驚愕,不敢相信,就差指責了,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情這麼殘酷這麼無理取鬧。

    司如攤手,我哪里無情哪里殘酷哪里無理取鬧了。

    明明家里人都說她很可愛。

    她自己也覺得自己萌萌噠。

    看楚怡然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秦子夜又是安慰又是保證絕對不會分手,就差說死都要在一起了。

    楚怡然才破涕為笑,眼里還含著淚水,“夜哥哥,我相信你。”

    轉頭看向司如,“卉卉妹妹,幫幫我好嗎?”

    真摯誠懇。

    司如眨了眨眼楮,“他不是說不會跟你分手嗎?”

    楚怡然有些頭疼,她該怎麼給司如解釋呀,她從沒遇到過這樣的人,正常情況難道不是應該問怎麼幫嗎?

    司如一臉茫然,你不說我也不知道呀。

    心里卻笑開了花,就是不接你的話,就是要看你多尷尬。

    偏偏司如臉上的表情要多真有多真。

    “難道他要跟你分手?”

    秦子夜深呼吸幾口氣,說道,“安小姐,我不會跟怡然分手的。”

    司如哦了一聲。

    “那恭喜你們了。”

    但是面無表情。

    怎麼都覺得這聲恭喜很敷衍。

    繞過他們回到屋里才覺得涼快起來,保姆趕緊端過來鮮榨的果汁,司如喝了一口,看著秦子夜跟楚怡然在她對面坐下。

    司如︰…………

    楚怡然咬著唇,嫣紅的嘴唇十分的動人,“卉卉,你可不可以幫幫我,我真的不能失去夜哥哥的。”

    司如一臉莫名其妙,指著秦子夜,“他說不會跟你分手啊,他發誓了的,放心,你不會失去他的。你們是真愛嘛。”

    司如雙手捧著心口,一臉堅定,”真愛是不會被任何事情打倒的。”

    點點頭,“你們應該相信自己。”

    被莫名鼓勵到的兩人︰…………

    0527:主人,你昨晚到底看了什麼電視劇。

    司如︰沒什麼,就是霸道總裁愛上你而已。

    0527:……

    有這樣的主人,我選擇狗帶。

    雖然兩人的愛情是真的,彼此也很愛對方,但听到司如真愛的話,臉上頓時變得很奇怪,那話是沒問題,但就是覺得膩味。

    明明他們之前說的也不少,比這更那啥的都有,但從司如的口中說出來就是那麼奇怪。

    偏偏又找不到奇怪的原因。

    時間也不早了,再耽誤下去安家其他人就該回來了。

    秦子夜開門見山說道,“安小姐,我希望你能去跟伯母說,想要一個姐姐,想要怡然當你的姐姐。當然,如果你有什麼要求,只要你說出來,我會幫你辦到。”

    楚怡然雙眸淚光點點,“是啊卉卉,你幫幫姐姐,姐姐保證以後肯定不會跟你爭寵,你依然是安家最寶貝的千金。”

    司如面無表情,果然劇情還是要讓楚怡然成為安家的養女。

    其實她成為安家的養女也沒什麼影響。

    多一個可以用來聯姻的女兒。

    至于爭寵。

    司如只想呵呵噠。

    看著楚怡然,直呼可憐,楚怡然莫名其妙收到一堆同情,但如果能讓司如心軟,也是好的。

    就听見司如搖著頭說道,“我原來還說你喜歡穿白裙子,原來你家里真的死人了,怪不得呢,我就說嘛,誰沒事天天穿奔喪的白色,晦氣,但是你父母死了就沒辦法了。”

    “不過很可惜呢,雖然你的境遇很值得同情,但我才找回爸爸媽媽,不想跟別人分享他們的愛呢,我很自私,以前從沒有感受過父愛母愛,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親生父母,他們對我還那麼好,我不想把他們讓給別人,所以你的請求我只能拒絕了。”

    “但是你也不用沮喪呀,你男朋友那麼喜歡你,你嫁給他,他的爸爸媽媽就是你的爸爸媽媽了,你又有了爸爸媽媽,多好呀。”

    “加油,我看好你們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