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未出場的女孩6

    安家所有人都對司如很好,懷著巨大的愧疚與失而復得的喜悅。

    司如接受起來毫無壓力。

    她每天什麼都不需要操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安老爺子是國畫大師,老太太也是書香世家的女兒,十分重視禮儀規矩。

    然而司如總是在探他們的底線。

    0527:主人,我這里有一整套的完整的貴族小姐的禮儀典範。

    司如︰要多少錢。

    0527驚喜︰不要錢,主人,不要錢。

    司如︰我不要。

    0527:……

    為什麼

    司如挑眉︰便宜沒好貨。

    0527:……

    一個大寫的服字。

    司如完全不需要任何禮儀,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從來沒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每次看到安老太太皺起眉頭卻又滿臉愧疚時,司如心里面其實是暗爽的。

    對此,0527完全不能理解。

    按照正常的方式,司如應該像一個世家小姐那樣,食不言寢不語,笑不露齒,說話細聲細氣,溫柔又有禮貌。

    而不是現在這樣,粗鄙。

    0527很不願意用這個詞。

    它以前的宿主從來都是往最優雅最完美的方向發展的,雖然購買道具的時候一臉肉疼,但使用後,看著自己的容顏又上一層樓,再多的積分都舍得。想起那些道具,它現在白送都不要。

    一直那麼驕傲的0527什麼時候這麼憋屈過。

    如果司如早按照它的想法去做,這個任務早就完成了。

    對于0527的想法,司如只是嗤笑一聲。

    蠢貨終究是蠢貨。

    原主從小在山里長大,備受虐待,從沒去過外面,從哪里知道什麼食不言寢不語這些,她只知道每天要干很多活,每天都吃不飽,未來的命運就是嫁給一個傻子。

    一個鄉下孩子表現得像個世家小姐才很奇怪的好不好。

    司如從來沒有在意過0527的想法。

    安家人對她的縱容連安小姑都吃醋了。

    再一次帶著楚怡然來刷存在感。

    還是那件事,希望安家能收楚怡然當養女。

    以前還好,司如沒回來,可以找理由說讓楚怡然代替司如承歡膝下,讓衛敏夫婦的愛女之心有所寄托。

    現在司如回來了,這個理由就不成了。

    一個理由不成,還有千千萬萬個理由,理由總是找不完的。

    “大嫂,你看怡然多乖巧呀,完全不需要你操心就能收獲一個女兒,怡然這麼懂事,又能照顧卉卉,卉卉一個人多孤單呀。”

    安小姑拉著衛敏的手說道。

    衛敏微笑,“小姑既然那麼喜歡她,就讓她當你女兒唄,反正也不需要操心,還能幫著你照顧兩個小的,一舉兩得呀。”

    安小姑臉上笑容一僵,忙擺著手搖頭,“不行不行,那怎麼可以。”

    衛敏把手抽回來,“小姑那里不行,就塞給我?小姑不是很喜歡她嗎,怎麼就不能自己收養她?”

    有些人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就推給別人,還找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打著為你好的借口,你要是你不接受,你就是不領情,辜負別人的好意,不識好人心,你就是壞人。

    安小姑就是這樣的人。

    安小姑在衛敏這里走不通,就把主意打到司如身上。

    她覺得司如就是個沒見過世面又缺乏親情的小女孩兒,很容易騙的。

    笑眯眯的對司如說道,“卉卉,你想不想要個姐姐,你一個人在家里很無聊吧,到時候有姐姐陪你好不好,就是那天那個穿白裙子很溫柔的姐姐,喜不喜歡?”

    她想司如一定會說喜歡的,畢竟楚怡然那麼乖巧可人。

    司如皺著眉頭想了想,慢慢說道,“就是那個穿了一身白,家里死了人的姐姐嗎?”

    楚怡然總是穿著白裙子,白裙子顯得更清純,但是在原主的印象里,只有家里死了人才會穿白的。

    所以司如從來不穿白。

    安小姑一噎,頓時惱了,“說什麼呢,什麼死了人,你這孩子年紀也不小了,怎麼張口閉口罵人呢。”

    安小姑也喜歡穿白色的,白色代表純潔浪漫,司如說楚怡然听著就像是在說她一樣。

    司如撅著嘴,伐開心,安小姑就是給楚怡然開的外掛。非要把楚怡然變成安家的養女,非要把劇情拐到正道上。

    誰還沒點兒小爆脾氣呢。

    偏偏就不讓你如願。

    衛敏忙把司如摟在懷里,生怕她被嚇著。

    對著安小姑不滿道,“小姑子你說話就說話,作什麼吼她。我們卉卉也沒說錯,難道那個楚怡然不是每天都穿著一身白裙子嗎?”

    白色在西方代表純潔無暇,但在華國可不是什麼吉利的東西。

    不說以前,就是現在,都很少有人穿一身的白。

    穿個白襯衣,下面就搭個牛仔褲。穿個白裙子,配飾一定是有顏色的。

    誰像楚怡然,成天的一身白,她早就想說了,要不是顧及小姑子的顏面,誰讓這麼喪氣的玩意兒進屋來。

    這次談話不歡而散。

    私下里,衛敏拉著司如再三叮囑,讓她千萬不要跟楚怡然走近了。

    那個女孩子看著文靜乖巧,見誰都是笑,但衛敏是多精明的人,楚怡然眼底的算計騙不過她。

    然而,小姑子也沒說錯,女兒總是一個人,沒有朋友,沒有社交,這也不行。

    于是,衛敏又糾結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去上學。

    學校里全是同齡人,能交到朋友,還能學到知識。

    可是司如身體不好,萬一在學校里被踫到,受傷了怎麼辦。

    衛敏決定晚上跟丈夫商量商量。

    商量的結果是請家教。

    沒辦法,女兒一個字都不認識,就算去了學校也是听天書,去了學校還讓人擔心,還不如在家里呢,家里有人看著,想吃什麼想用什麼都很方便。

    司如覺得挺好。

    于是便開始了遲來的學習生涯,沒事的時候就去老爺子的書房玩,書房里有很多書,幾面牆的書架上都堆滿了。

    老爺子偶然發現寶貝孫女兒有繪畫的天賦,于是司如的學習生涯又多了一項畫畫。

    安老爺子本來就是書畫大師,奈何兩個兒子一個選擇從政一個從商,唯一的女兒也對這個不感興趣,沒想到孫女卻喜歡還有天賦,驚喜之後下定決心一定要把衣缽傳給司如。

    司如這邊過得挺好,楚怡然就不開心了。

    女孩子總是憧憬浪漫唯美的愛情,男朋友高大帥氣,溫柔多金,最好是霸道總裁,雖然溫柔,但也霸道,無論外面的妖艷賤貨怎麼勾引,只愛她一個。

    對所有人都無情,只對喜歡的人毫無底線。

    楚怡然覺得秦子夜就是這樣的人。

    然而秦子夜也有奈何不了的事情。

    比如家里長輩的意願。

    比如秦父秦母讓他跟楚怡然分手。

    當然秦子夜不會跟楚怡然分手,他是真的喜歡楚怡然,指天發誓只愛她一個人,絕對不會去相親。

    是的,在確定楚怡然不會跟安家有任何聯系後,秦父秦母就對楚怡然兩個態度了。

    有錢人的愛情總是伴隨著利益的。

    只有利益才是長久的。

    秦父秦母也沒說要讓他們分手,但是讓秦子夜去相親,對方是某房地產大亨的女兒,長得嬌俏可愛,從國外留學回來的。

    楚怡然拉著秦子夜不讓他去,秦子夜就沒去,陪了楚怡然一整天,楚怡然很開心,臨別還給了秦子夜一個火辣辣的吻,秦子夜一臉甜蜜的回去,回去面對的是客廳里坐著的黑著臉的秦父秦母。

    少不了一頓臭罵。

    秦家做主的還是秦父,秦子夜還不是後來一手握權的霸道總裁,他現在雖然也霸道,但還不是總裁,只是公司的一個經理,權利還掌握在秦父手里,秦父才五十多歲,還能活很久。

    秦子夜不想去相親,也不想被罵了。

    他從小就是那個別人家的孩子,讓人望塵莫及的存在,老師夸獎,長輩滿意,同齡人羨慕,什麼時候被罵過。

    被罵的感覺太難受了。

    于是他打算帶著楚怡然去找司如。

    他心里的想法跟安小姑一樣,覺得怡然這麼好一個女孩子,能給司如當姐姐,是司如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

    司如表示︰…………

    誰願意誰去。

    反正她不干。

    楚怡然也想去找司如,她覺得司如就是一個木頭人,鄉下丫頭,她只要稍微哄哄,司如就會同意。

    司如開始學認字學畫畫後,衛敏就回公司上班去了。

    不可能一直交給別人,這些天已經積壓了許多工作了,再不回去就要堆成山了,雖然她真的挺不想回去的。

    回去了就看不到女兒了,跟女兒在一起的時間少了許多。

    衛敏覺得很郁悶,她覺得自己整自己,當初為什麼要接手這個公司。

    然而,不得不去。

    公司以後是要留給女兒當嫁妝的。

    說到嫁妝,衛敏又要揉眉心,女兒才找回來,過不了幾年就要嫁人了,舍不得。

    然而,不能不嫁。

    雖然安家完全能養得起她。

    要嫁個什麼樣的人,她一定要擦亮眼楮仔細找,要長得好,家里好,不缺錢,家庭和睦,家人好相處。

    一定要讓女兒過得舒心,就跟在家里一樣。

    兒女都是債呀。

    衛敏不在家里,但是吩咐了家里的佣人好好的照顧她。

    也沒有誰能想到秦子夜會帶著楚怡然過來。

    以前兩人也來過,但要麼是跟著家里長輩來的,要麼是和安錦一起來的,算是常客。

    秦子夜跟安錦是好朋友。

    但是安錦今天不在。

    安錦在不在不影響,兩個人今天是來找司如的。

    司如在小花園里寫字。

    0527:主人,系統出售技能一點通,只要一點積分就能點亮各種技能,書法繪畫不在話下,什麼不會就點什麼。

    司如︰沒有積分。

    0527:免費送給你,不要錢。

    司如︰還是不要。

    0527:哦。

    司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