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未出場的女孩5

    司如的內心很平靜,但原主的心情卻很激動,心如擂鼓,又緊張又害怕又高興又擔心,簡直不能太復雜。

    人類的感情真復雜。

    0527:……

    主人,你現在也是人。

    司如似笑非笑︰你確定?

    0527:…………

    當我沒說。

    衛敏跟安國建一進來,就看到坐在角落里低著頭的女孩子。

    穿著長袖長褲,安靜的坐在凳子上,旁邊年輕溫柔的女警察正在跟她說話,她低著頭,衛敏死死咬著唇不讓自己哭出來。

    像是感覺到有人在看她,她抬起頭,一雙大眼楮黑白分明,看了兩人一眼,發現並不認識,就很快的低下頭了,膽小又懦弱。

    旁邊的女警察指著衛敏跟安國建對司如輕聲說道,“阿拾,那就是你的爸爸媽媽,他們來接你來了,快過去吧。”

    司如愣了一下,再抬頭的時候,就被擁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真的很溫暖呀。

    抱著她的女人淚如雨下,淚水滴到司如的脖子上,很不舒服,她掙扎了一下,卻被女人抱得更緊。

    “……嗚嗚,卉卉,我的卉卉,我的寶貝,終于找到你了……嗚,都是媽媽不好,媽媽把你弄丟了,媽媽沒照顧好你…………”

    旁邊的安書記取下眼鏡抹了抹眼角,他的心情也很激動。

    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聲音有些哽咽,“找回來就好了,哭什麼,卉卉都讓你抱得不舒服了。”

    感覺到司如的掙扎,衛敏忙松開一些,但還是把司如摟在懷里,司如一臉慌張茫然,轉頭看向剛才的女警察。

    衛敏看著司如面黃肌瘦的小臉,心痛如絞,“卉卉,我的女兒,你受苦了,都是媽媽不好。”

    司如躲開她的手,捏著衣角低著頭,聲音細如蚊吶,“我不叫卉卉,我不是你的女兒,我叫阿拾。”

    所以,你認錯人了。

    0527:主人,你真是惡趣味。

    司如︰誰叫你不讓我完成任務的。

    衛敏一臉茫然,女警察忙解釋,“……因為是撿來的孩子,所以直接就叫阿拾。”

    拾,拾來的拾。

    衛敏心酸難忍,抱著司如又一陣掉眼淚。

    安國建握緊拳頭,那些人居然這麼糟踐他的女兒。

    為了確保萬一,衛敏跟安國建還是帶著司如再做了一次dna鑒定,直接去的軍區醫院。

    又做了一次全身檢查。

    司如這具身體在各種儀器檢測下,很多地方都受損嚴重。

    尤其是胃。

    長期的挨餓,粗糙的食物。

    司如以後只能吃清淡滋補的食物慢慢的溫養身體。

    衛敏松了一口氣,能養好就好。

    要擱了一般人家,不死也得病一輩子。

    三個小時後,鑒定結果出來了。

    兩人心里早就有了答案,看到報告單最後的鑒定結果也沒那麼激動了,幫忙鑒定的醫生是安國建的老朋友,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老安,恭喜你。”

    安國建眼眶都紅了,“嗯。”

    摸了摸司如的頭發,“走,爸爸帶你回家。”

    司如安靜的任由衛敏摟著,低著頭不說一句話。

    安國建嘆了口氣。

    找回來了就好。

    ***********

    回到安家自然又是一番認親痛哭。

    出嫁的安小姑,出差的安叔叔,還在上學的安二哥。

    全程司如都是低頭沉默的樣子,一句話都不說,只跟在衛敏身邊,緊緊的抓著她的衣服。

    衛敏摸摸司如的頭發,對女兒如此的依賴她表示很高興,雖然女兒並沒有喊她媽媽。

    但日子還長,女兒找回來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她總能等到那一天的。

    安卉是兩歲的時候丟的,今年應該是十六歲,看起來卻只有十歲的樣子,又瘦又小,面黃肌瘦,大大的眼楮里滿是惶恐。

    司如︰……

    其實並沒有惶恐,只是眼楮大而已。

    安家所有人眼楮都紅了。

    安老爺子背過身去,狠狠的擦了兩下眼楮。

    呼出口氣,又高興又心酸。

    晚上吃得很清淡,估計以後也都是這麼清淡了。

    衛敏給司如盛了一碗青菜粥,看著她喝下,才心滿意足。

    吃過晚飯,休息一會兒,已經不早了,衛敏帶著司如去樓上洗澡睡覺。

    司如的身上有很多舊傷,看著十分猙獰可怖,司如自己沒什麼感覺,倒是又讓衛敏哭了一場。

    衛敏下來的時候,眼楮又紅了,客廳里所有人都在,就連一向嬌氣的安小姑都沒有走。

    安小姑陪著老太太說話,說司如找回來了,年紀跟楚怡然差不多,正好兩個人可以做姐妹,司如膽子小又在外面吃了那麼多年的苦,剛回來也什麼都不懂,楚怡然也可以多教教她。

    安小姑真是處處不忘楚怡然,自己失散多年的親佷女兒找回來了,第一件事不是想的她來到安家這個陌生的環境有多害怕多擔心,而是讓另一個跟自己毫無血緣關系的人去分掉司如的母愛父愛。

    安老太太這次沒再理她,眼巴巴的看著樓梯,倒是安老爺子看了安小姑一眼。

    看見衛敏下來,安老太太忙問道,“卉卉睡了?”

    衛敏點頭,抹了抹眼楮,哽咽道,“洗了澡,我看著她睡的,睡著了我才下來。”聲音一凝,眼淚就掉下來,“你們不知道,我的卉卉,她身上全是傷,整個背都是青的,全是被人打的。她十六歲了,看著那麼小,身上全是骨頭,我抱著她都硌人。安盛那麼大的時候,比我都高了……那家人到底是怎麼對待我的卉卉的。”

    他們不知道司如是從哪里跑出來的,也不知道司如曾經生活的地方,甚至不敢想象如果司如沒有跑出來,他們能不能找到她,也許一直到司如死去,他們都不知道。

    客廳里一片沉默,都在抹眼楮。

    氣氛十分低迷。

    周家紅安慰道,“現在卉卉找回來了,這是大喜事。卉卉以前過得不好,咱們加倍的對她好,把以前的都補上,她是咱們家的千金寶貝,以後誰也不敢欺負的。”

    衛敏紅著眼楮,“以後誰敢欺負我的卉卉,我跟他拼命。”又看著兒子,“阿盛,你以後也要照顧好妹妹。”

    安盛二十五歲,已經在政府里做事了,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個妹妹,但是不見了,今天看到那個小丫頭,瘦瘦小小嚴重營養不良的樣子,很心酸,忙點頭,“媽,我知道,你放心,以後誰也不敢欺負妹妹。”

    安錦也趕緊表態,”大伯母,我也會保護好卉卉的。”

    畢竟不早了,安老爺子老太太身體也受不住,又說了會兒話,就各自睡去了。

    司如雖然有用靈氣幫著改善這具身體,然而受創太深,靈氣太少,只能用睡眠來補充。

    充足的睡眠也能慢慢的修復身體。

    安家千金找回來了,最高興的就屬衛敏,每天晚上都要陪司如睡覺,一晚上醒過來好幾次,生怕是在做夢,看到旁邊熟睡的女兒才能放下心。

    她現在連公司都不去了,整天在家里陪司如,生怕司如就不見了。

    衛敏生下原主的時候已經三十五歲了,原主比安盛小差不多十歲,又是女孩子,衛敏把她當眼珠子疼。眼珠子丟了,她恨不得去死。

    如今找回來了,只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都給她。

    安家的寶貝千金失而復得,按理來說是要舉辦宴會邀請親朋好友合作伙伴什麼的來慶祝一下,但司如身體著實不好,她也害怕見陌生人。宴會的事也就算了。

    但華都上層圈子里誰都知道,安家千金回來了。

    楚怡然趴在高大帥氣的男人懷里哭得不能自已。

    “……嗚嗚嗚,夜哥哥,我不能嫁給你了。她回來了,安家不會收我當養女了。我身份低微,你家里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的。嗚嗚……我不想跟你分開,我愛你,很愛你,一想到我不能再見你,我就心痛得要死去。可是怎麼辦,我沒有辦法,你家里會給你介紹家世好的女孩子。”

    楚怡然哭得梨花帶雨可憐兮兮,男人心都疼了,抱著她安慰,“怡然,你是最好的,就算你背後沒有安家,我也不會跟你分開。你這麼好,又溫柔,我爸媽會很滿意你當他們兒媳婦的。等過幾天,我就帶你回家好不好?”

    男人,也就是秦子夜,輕輕的點了下楚怡然的鼻子,溫柔的說道。

    楚怡然臉頰浮上紅暈,剛剛哭過的眼楮清澈透亮,秦子夜心里一動,慢慢的親了上去。

    楚怡然垂下眸子,蝶羽輕顫,遮住眼底一閃而過的暗光。

    安家。

    司如躺在床上,問系統,“我什麼時候離開?”

    逃出來了,也找到原主的家人了,原主的家人對她心懷愧疚,對她好的不得了。

    她的任務應該是完成得很圓滿才對。

    但是為什麼還留在這里沒有走。

    難道原主還有什麼心願?

    司如想想就否認了。

    不可能。

    原主的心願就是從那個家逃出來,找到親生父母。

    0527小心翼翼的說道,“主人,這是一個豪門故事。”

    司如冷漠臉,“關我什麼事。”

    她只負責委托者的心願。豪門又不給她發工資。

    司如相信0527發給她的劇情是對的。

    衛敏,安國建,安國誠,安盛安錦,安老爺子安老太太,周家紅這些名字,那個劇情里都是有的。

    唯一沒有的就是原主。

    怪不得她當初會懷疑0527故意整她,因為原主阿拾根本就沒出現過,所以她才會覺得這個劇情跟她沒什麼關系。

    現在看來倒不是了。

    如果沒有她,原主早就死了,就算沒死也逃不出那個地方,也就不會有現在的跟親生父母相認。而女主也會順利的在一個月後成為安家的養女,雖然是養女,不是正經的千金,但作為安家唯一的女兒,也沒有人敢看輕,畢竟後面可是站著整個安家呢。她會成功順利的嫁入秦家,沒有任何阻礙,順風順水,百年好合,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而原主阿拾,或是死于那一場感冒發燒,或是嫁給傻子死于折磨之中。

    現在原主回來了,就沒女主什麼事了。不能成為安家的養女,沒有堅強的後盾,甜寵文可能會變成虐戀情深也說不定。

    但這關她什麼事呢。

    原主才是安家正經的女兒,她只是來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

    司如對男主女主沒有任何感覺,原主就算死了,也跟他們沒有關系。

    她決定不去管這件事,0527不可能讓她在這個世界待一輩子。

    至于女主,實在對不起了。

    其實體驗另一種感情也不錯的。

    轟轟烈烈的愛情才能讓人印象深刻刻骨銘心嘛。

    司如很沒誠意的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