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未出場的女孩4

    司如一身乞丐標配進入了寬敞明亮干淨舒適的警察廳。

    0527捂臉︰主人,你的出場方式沒對,你應該風姿綽約裊裊娜娜邁著優雅的步伐,揚著驕傲的下巴,眼似秋波目光澄澄,全身匯聚著七彩瑪麗甦光環,無論走到哪里都是眾人的焦點。

    司如︰我現在也是焦點,所有人都在看著我。

    目瞪口呆。

    0527想哭,是因為你這一身乞丐裝。

    “主人,我的商城里有許多東西,可以兌換的,保證你瞬間變成一個風情萬千迷死人的大美女,你想要什麼類型的,清純的妖艷的小白兔的食人花的都有。”

    0527都要哭了,作為一個攻略類的系統,就算是新手宿主都沒有這麼磕磣的。

    主人這麼磕磣,它會被其他系統嘲笑一百年的。

    司如黑臉,什麼玩意兒,還食人花,這真的是一個正常的系統嗎?

    司如沒有理會0527,無視掉周圍圍觀的人,直接走到一個窗口前。

    窗口里是一個年輕的妹紙,青春靚麗,看起來二十來歲,穿著一件淡藍色的警服,看見司如,笑眯眯的問道,“小妹妹,你有什麼事嗎?”

    兩個酒窩若隱若現,讓人感覺很親切,簡直就是警察局的門面擔當呀。

    很好,還能認出我是個小妹妹,看來這乞丐標配還沒有糊掉我的性別。

    大廳里靜悄悄的,下午兩點鐘正是很熱的時候,沒什麼人來。

    司如趴在窗口,眼楮睜得大大的,瞳孔顏色特別深,看起來又清澈又懵懂。

    “姐姐,我想來找我的家人,你可以幫我找到我的家人嗎?”

    妹紙以為又是一個離家出走的小孩,這不歸她管,她的工作就是一些簡單的咨詢,讓窗口里另一個同事幫她看著,自己領著司如往樓上走。

    一邊走一邊問,“小妹妹你還記得你家在什麼地方嗎,叫什麼名字,或者說你家里人的電話號碼?”

    現在的父母都會讓自家小孩背電話號碼,就是害怕哪天孩子不小心掉了或者走失了,有電話號碼也好找一點。

    司如仰起頭,看著妹紙,搖了搖頭,她要是知道,還用來警察局?

    妹紙把她交給一個年輕警察就離開了。

    年輕的警察一看就是個菜鳥,臉上長著幾顆青春痘,看見司如渾身髒兮兮的也不在意,讓她坐在沙發上,又去倒了杯水給她。

    司如捧著一次性紙杯喝了一口,吧唧吧唧嘴,肚子好餓。

    更餓了。

    一口氣把水喝完。

    年輕警察從女同事那里要了幾個面包,司如狼吞虎咽的吃完,差點沒噎死。噎死也總比餓死好。

    年輕警察手里拿著本子開始問問題。

    “小姑娘叫什麼名字?”

    “阿拾。”

    年輕警察看她一眼,“姓什麼,全名叫什麼?”

    阿拾一听就是小名。

    司如,“就叫阿拾。”

    “養我的那家人姓李,但是他們不準我姓李。”

    年輕警察驚訝,“哪個拾?”

    司如搖頭,“不知道,就是撿來的意思。”

    阿拾阿拾,拾來的孩子。

    年輕警察神情凝重,讓司如坐在沙發上,自己拿著本子走了。

    沒過一會兒,一個英姿颯爽的女警察走了過來,後面跟著剛才那個年輕警察。

    接下來就是一系列專業的問題。

    司如大多時候都是點頭搖頭,沉默的樣子。

    女警察也是當媽媽的,摸著司如的頭憐愛的問道,“阿拾怎麼知道自己是撿來的?”

    司如抬頭,又很快低下,聲音細細的,“我從小就知道,我們村兒全都知道。”

    女警察嘆氣,“他們對你不好嗎?阿拾怎麼想到找親生父母。”

    司如咬著唇心里酸澀不已,這是原主的心情。好半晌,才听到她說,“他們要把我嫁給村里的傻子換彩禮錢給大哥娶媳婦,我不願意,就把我關到柴屋里,不給飯吃不給水喝,我好不容易逃出來……我不想嫁給傻子。”

    傻子雖然傻,但也會打人。

    打起人來還無所顧忌,畢竟他傻,不知道輕重。

    正常人都不會把老婆打死,但傻子不一定。

    女警察又嘆了口氣,讓年輕警察帶著司如去抽血,做基因比對。

    公安系統的基因庫里有無數丟失了孩子的父母的基因,當然並不是所有丟了孩子的父母都會來備案,也不是所有來尋找親人的孩子都能找得到。

    這只是一道程序,如果能在基因庫里找到親人,那很幸運。

    如果找不到,還有很多社會上自發組織的自願者。

    茫茫人海,要找個人,真的是太難了,就像把兩顆沙子扔進沙灘里,然後再找出來一樣。

    一切都要看緣分。

    基因比對要抽血,要化驗,還有很多程序,不可能很快就完成。

    司如的運氣很好,基因庫里有跟她的血液相配的記錄。

    比對成功。

    這麼簡單就找到了原主的親生父母。

    任務完成。

    警察局里的人看司如的眼光都不一樣了。

    竊竊私語。

    *************

    衛敏接到電話的時候正躺在床上休息,眉頭緊鎖,五十歲的女人保養得宜,看起來也就四十多,眉宇間是深深的疲憊。

    婆婆跟小姑又在勸她收養楚怡然,說楚怡然乖巧听話又長得漂亮,又考上了名牌大學,還跟秦家小子相處得十分好,以後也能給家里帶來好處。

    衛敏冷笑,她有自己的女兒,憑什麼要去養別人的女兒。她的女兒那麼小就丟了,指不定還在哪里受苦,楚怡然憑什麼佔用她女兒的一切,享受她女兒的一切。

    想到丟失的女兒,衛敏心里一陣難過。

    就听到門被敲響了,外面保姆的聲音十分激動,“……客廳里來電話,是容平市公安局打來的……說是有了小姐的消息。”

    衛敏一下子從床上爬起來,飛快的把門打開,“你剛剛說什麼?”

    保姆又說了一遍,衛敏飛奔下樓。

    安老太太跟安小姑坐在沙發上,另一個穿著白裙子的長發女孩兒乖巧的陪著,時不時的說兩句話逗得兩人開心笑。

    衛敏拿起電話,手都在發抖,咽了口口水,艱難的說道,“你好,我是衛敏。”

    電話那頭,“…………是一個女孩子,已經做了基因對比,跟您與安書記的基因契合……是,能確定,我們的工作人員對比了好幾次,沒有問題,確定是您的女兒……孩子怎樣?嗯,很瘦小,應該是長期遭受虐待,營養不足,身體不是很好。……好,希望您與安書記盡快過來。再見。”

    衛敏放下電話,已經淚如雨下。

    喜悅。

    難過。

    哽咽出聲。

    慟哭不已。

    聲音驚動了沙發上的三個人。

    不管是安老太太還是安小姑,還是經常來安宅的楚怡然,都沒見過這麼失態的衛敏。

    衛敏是衛家的女兒,從小是按照世家貴女的標準養的,雍容端莊,又有自己的公司,多少豪門貴婦把她引為典範。

    這麼不顧形象的大哭。

    安小姑扶著老太太走過去,老太太著急的問道,“老大媳婦,你這是哭什麼呢,是不是出啥事了?”

    剛剛都還好好的,就是接了通電話,難道電話里說了什麼?

    “是啊大嫂,你只哭,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你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你看媽都急成啥樣了。”

    安小姑看著老太太著急的樣子,老太太年紀大了,可不能受什麼刺激。

    衛敏哭了一會兒,心里好受多了,擦了擦眼淚,臉上卻是喜悅的笑容,拉住安老太太的手,激動不已,“媽,找到了,找到卉卉了,找到卉卉了。終于找到了。”

    安老太太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不亞于衛敏的激動,眼楮里滿是淚光,“你說誰?找到誰了?”

    “是卉卉,是我的女兒您的孫女兒。”

    ………………

    衛敏跟安老太太高興得落淚,就連安小姑臉上都帶著喜悅,楚怡然臉上依舊是溫柔可人的笑容,仿佛也在為她們高興,只是垂在身側的手指節上泛著白。

    衛敏找到了丟失多年的女兒,一刻都不願意耽誤,坐上車了才想到要給自己老公打個電話。

    電話那頭,安國建剛開完一場會議。接到妻子的電話以為又是因為收養楚怡然的事情不高興,正打算開導開導她,結果被突然掉下來的驚喜差點兒砸昏。定了定神,又再次確定了。掛掉電話,想了想,又給容平市公安局打了個電話,得到肯定的回答,懷著同樣激動不已的心情翹班了。

    華都距離容平市兩個小時的飛機就到了。

    一下了飛機,兩人就直接往公安局去。

    坐在車上,衛敏直掉眼淚,安國建安慰她,“沒事,我給這邊的公安局長打了電話,是咱們的女兒,不會有錯的,不會有錯的。”

    衛敏眼淚不停的掉,“我就是難過,听說她被虐待……嗚,都是我的錯,我怎麼沒看好她,讓她吃了那麼多苦。”

    “我不是個好媽媽。”

    安國建嘆氣,抱著妻子不說話。他能說什麼,他了解到的情況比衛敏更多更詳細,被虐待,長期營養不良,十六歲的孩子看著像十歲,身上到處都是傷痕,以及被賣給一個傻子只為了那一丁點兒的彩禮錢。

    他也不是個好爸爸。

    他想過自己女兒可能會過得不好,可能會吃苦,但沒想到會這麼苦,幾乎活不下去了。

    不知道闖了多少個紅燈,終于到了公安局,衛敏一直在哭,眼楮紅腫,心酸得厲害。

    “別哭了,一會兒嚇到孩子。”

    衛敏想扯出一點笑,眼淚就掉下來。

    “我不哭,我開心,我這是開心。”

    兩人下了車,專門在此等候的人引著他們進去。

    衛敏步履不穩卻迫不及待,安國建扶著她,一邊向接待的工作人員打听情況。

    0527:主人,你找到原主的親人了,好快哦。

    拍馬屁。

    司如︰那我什麼時候能離開?

    0527:呃,主人,任務還沒完成。

    司如︰為什麼,不是找到她的親人了嗎?

    原主的心願就是找到親生父母,她已經找到了,任務完成了呀。

    0527:我也不知道,任務完成的時候會有提示。

    司如︰廢物。

    什麼都不知道。

    果斷嫌棄臉。

    從沒被人這麼嫌棄過的0527:…………

    表示再也不會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