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6章我不想死

    起源銅幣風馳電掣,瞬間就朝那眾高手中的一人射殺而去。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帝聖天的老僕人,蒼奴。眼前這一群高手雖然都很強悍,但他們的境界並沒有高出陳揚太多。加上陳揚對許多玄奧法則的理解也已經極其之深。所以此刻,他們便是一起圍攻,也很難困到陳揚。

    相反,他們的一起進攻,反而為陳揚提供了巨大的能量。

    陳揚此時雖然心中哀痛焦急夢輕塵的生死,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失去理智。

    陳揚深深知道,這群人中,最牽制人的就是蒼奴。蒼奴不死,大家即便是想走都不敢走,因為他們也都怕蒼奴會給他們穿小鞋。

    帝聖天是絕對百分之百信任蒼奴的。

    蒼奴突然雙眼圓睜,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那射殺而來的起源銅幣朝著他的眉心而來,蒼奴只覺眉心劇烈發癢……駭然之下,蒼奴立刻後退……

    但那起源銅幣速度太快,蒼奴已經來不及躲避。

    千鈞一發至極,蒼奴立刻抓了法器一品血袖!

    那一品血袖乃是縫制在蒼奴的袖袍之上,血袖發動,奔涌出一股磅礡血霧,血霧瞬間形成龍卷風暴,將那起源銅幣吞噬。

    不過,更快,起源銅幣直接穿透了血霧風暴!

    就像是穿行在不同的時空一樣!

    帝聖天都難以抵擋起源銅幣的攻擊,更何況是蒼奴!蒼奴的臉色終于不再死氣沉沉,也不再波瀾不驚。他眼中滿是驚恐,爆吼一聲,跟著,起源銅幣射殺進了他的眉心。任憑他法力強大,那起源銅幣上的時空法則和起源之

    力都對他的腦域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他的腦域里面,無數細胞被起源和時空之力所吞噬,其傷害,乃是永恆,永不可修復!

    跟著,陳揚已經收回了起源銅幣。

    接著,蒼奴的身體漂浮了出去,便就這般……死了。

    “還有誰想找死?”陳揚手持起源銅幣,冷眼環視眾人,一字字說道。

    他的心中焦急,但面上卻並不表露分毫出來。

    秦東等人面面相覷。

    這一瞬間,他們全部收手,不再有任何動。

    悟虛真人,道墟真人,蒼穹真人,這三個道長也愣在當場。他們是第一次見到這起源銅幣的恐怖。剛才一幕,于他們來說,也是著實震撼。

    他們可都是清楚,蒼奴的修為,絕不在他們這些人之下啊。可就是這樣的一個高手,卻被陳揚眨眼之間給秒殺了。

    他們不敢再出手,卻是怕也會步了蒼奴的後塵。

    “我的耐心已經不多了,你們,立刻出手吧!”陳揚爆喝一聲。他雙眼血紅,殺氣畢露,擇人欲噬。“大家千萬別胡亂出手!”秦東聞言,立刻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的貓一樣,跳了起來喝道︰“我們越攻擊他,他的力量就越強,他能轉換我們的法力。相反,我們不攻擊他,他

    反而會無可奈何。”

    悟虛真人等人,立刻恍然大悟。

    “那怎麼辦?”悟虛真人立刻說道。

    “你們不攻擊我,我一樣可以殺人!”陳揚冷笑說道︰“還有,我不信我強行攻殺,你們能夠任我宰割!”

    “眼下蒼奴已死,殿主生死未卜,我們還是先回降神殿,然後再做打算吧。”那蒼穹真人忍不住說道。

    他這話,算是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于是馬上就一拍即合。

    這些人立刻眼神交流,跟著轉身,迅速消失在了天際。

    陳揚此刻那里有心情去追殺這些人,他馬上也就遠離了這片星域,跟著驅動黑洞晶石,幾個挪移,來到了一顆死星上。

    他一落地,立刻就布下了黑洞晶石。在黑洞晶石里面,他來到了夢輕塵的面前。

    此刻,夢輕塵像是睡美人一般,她睡的很是安詳。

    只不過,嘴角還有血跡。

    紫色的長發,藍色的長裙,就如從童話故事里走出來的美麗女王一般。

    陳揚心頭發慌,立刻坐在地上,將夢輕塵抱進懷里。跟著,他探住她的手脈,法力涌入她的身體里面。

    這法力探入夢輕塵的身體之中,剎那之間,陳揚虎軀劇烈震動起來。

    他居然已經感受不到夢輕塵的一絲生機和氣息了。

    夢輕塵……死了!

    “不,不,這不可能!”陳揚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狂涌而出。那種悲慟,難以言喻。他努力的,拼命的想要去抓住什麼,卻發現自己似乎怎麼都抓不住。

    “輕塵,輕塵,你別睡,你別睡啊!”陳揚在心里哀呼。

    “一定還有辦法,一定還有辦法的。我將她藏在黑洞晶石里面,靈魂無論如何也無法逃出黑洞晶石。上天入地,我一定要將你救回來。”

    雖然陳揚這時候悲慟到了極點,但他依然沒有自亂陣腳。反而心思縝密,冷靜到了可怕的地步。

    “對,雙修,雙修!身體雖然像是已經死亡了,但腦域里一定還有微弱的腦電波存在。”

    陳揚馬上以法力固定夢輕塵的身體,跟著與夢輕塵相對盤膝而坐。陳揚努力平靜了心緒,讓自己的法力開始朝夢輕塵的腦域探入。

    探入對方腦域,乃是極其艱難的過程。必須心意相通等等!

    不過眼下,夢輕塵已經瀕臨死亡,陳揚的探入倒也並沒有受到什麼阻撓。

    法力一路從夢輕塵的腦域里面探入進去,這個過程,比穿越黑洞還要困難。因為腦域之繁雜,奧妙,著實堪比星辰宇宙。陳揚也絕不能破壞夢輕塵的原有腦域細胞結構。

    而且,這一路進去,陳揚的心就越發的惶恐。

    因為一路而去,遍地皆是冰寒荒涼,乃是死人之地啊!

    乃是全部熄滅了的腦電波啊!

    陳揚不敢有絲毫其他的想法,他怕自己會亂了陣腳。

    一路行去,猶如走在深邃奧妙的宇宙之中,但這宇宙冰涼絕冷,充滿了死氣。終于,在大約十分鐘的時間後,陳揚的法力和意念來到了夢輕塵最核心的地帶。

    那是最深處的存在,如穿越了茫茫宇宙,陳揚終于和夢輕塵最後僅存的腦電波見面了。

    那腦電波也已經微弱無比,正在開始渙散。

    陳揚迅速驅動法力纏繞上去,只一瞬間,便于那腦電波融合在了一起。這是基于陳揚和夢輕塵之前已經靈修過數次,所以此時契合無比。

    夢輕塵的法力微弱無比,當雙方契合的一瞬間,陳揚的身子猛地一震。

    他瞬間感受到了夢輕塵此時的一切感受,夢輕塵的身體已經感受不到了痛苦,一切都在渙散。就像是普通人三天三夜沒有合眼,眼皮子沉重到了極點,難以睜開。

    陳揚的法力滋潤著夢輕塵。于是,夢輕塵開始逐漸清醒起來,但這一清醒,頓時,無數的疼痛撕裂感就涌了上來。陳揚感受到了敗落,腐朽,身體的一切機能都已經損壞,生機耗盡,就像是在冥冥

    之中,已經陷入黑洞。那巨大的黑洞正在吞噬,拉扯著夢輕塵。陳揚此時以法力拉扯住了夢輕塵,不讓夢輕塵朝那無邊的黑洞墜落而去。雖如此,陳揚又感覺到了夢輕塵的痛哭,她的身體,一切都似乎在烈火中焚燒,煎熬。那是村村

    撕裂的感覺。

    而且,夢輕塵的法力此時太弱了。

    所以,陳揚也無法來幫助夢輕塵減輕痛哭。

    “輕塵,輕塵!”陳揚連續呼喊。

    他的意識和夢輕塵的意識糾纏,他不停的呼喊著夢輕塵。

    終于,夢輕塵有了回應。她啊的一聲慘叫,這慘叫中,蘊含了無盡的痛哭之意。

    “陳揚?”夢輕塵也喊道。“是我!”陳揚連忙說道。他頓了頓,道︰“我是來救你的,現在我在你腦域最深處,和你殘存的腦電波交融在了一起。你別慌,靜下來,咱們慢慢以陰陽融合來孕育萬物。

    ”

    “沒用的!”夢輕塵說道︰“我的生命本源已經燃燒殆盡了,眼下,已是回天乏術了。我能感覺到,我的意識正在漸漸消散,一旦完全消散,我將會不復存在于這天地間。”

    “一定有辦法的。”陳揚咬牙說道。他跟著喃喃說道︰“一定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我要救你,我不要你走,絕對不要!”

    夢輕塵嘆息了一聲。這一聲嘆息,帶著一絲的幽怨。

    她隨後苦笑,說道︰“陳揚,我們最後好好聊聊,好嗎?”陳揚的眼淚瞬間決堤,他痛恨自己到了極點︰“是我,是我害死了你。是我救了帝聖天,我錯了,錯了……真的錯了。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我只是想少死一些人,只是想幫

    助他們,難道這樣就是錯了嗎?”

    “陳揚?”夢輕塵反而平靜了下來,她說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

    她頓了頓,又說道︰“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陳揚心中惶恐無限,他努力讓自己平靜。

    “要我怎麼做,才能救你?”陳揚問。他像是溺水的孩子,想要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夢輕塵說道︰“我是妖精之身,我的生命本源已經燃燒殆盡。無論你用什麼法子,都救不了我的。”

    陳揚喃喃說道︰“不會的,不會的,一定還有辦法。”“我……很痛苦。”夢輕塵吃力的說道︰“我,不想死,可我留不下來了。陳揚,你知道嗎?我很想說,我不後悔。我很想說,認識你我從不後悔。可我就要走了,我的後面,是一片虛無黑暗,它們要吞噬我。我好怕……我還有什麼意義,什麼意義都沒有了……你以後,能為我做什麼呢?你做什麼,與我還有什麼關系呢?你能想我多久,你能悲傷多久?你就算悲傷一輩子,我……也已經不存在了。我好後悔……認識你啊!我不想走,不想死,不想消失,不想,不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