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打碎牙往回咽(3)

    莫邪體內住著一個人,佔便宜的功夫那叫厲害,罵人的本事自然不弱︰“我當然是東西,是你老娘老妹老姐,經常用來解決生理的木棍。你說是不是東西?她們經常溜我溜習慣了,你說溜不溜。”

    人群聞言,紛紛嘩然。

    這來鬧事的是個大極品,如此般下流的話語都罵得出來。

    羅塵大婚,他母親自然在場。

    那是個高貴的婦人,頭戴金銀飾品,氣質穩重至極!

    她險些被氣得暈厥,自己都五六十歲的人了,還被人羞辱,她也終于知道自己的兒子羅塵,先前說看別人家里兩條老狗會多傷心欲絕?白發人送黑發人,這得多讓別人不爽?

    俗話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你如何傷害別人,別人原原本本的還回來了。

    她覺得自己的兒子是那樣廢材!

    貴婦旁邊有一公主模樣的女孩,莫邪那話氣得她直剁鞋,砰砰砰,嚶嚶嚶嚶,氣死人了。

    經常用來解決生理的木棍?這把自己爹娘姐妹都罵了一遍,而且還很喜感?

    “好好好!”

    羅塵被氣得連聲道好︰“那就不要怪我了。”

    他清楚自己還有底牌可打,並且絕對是底牌,很厲害的底牌。

    他說著對人群道︰“各位來賓親戚朋友,今天你們大家先回,婚禮被人砸場,我要算算這筆帳,改天再請你們回來。”

    來賓全部退去,剩下政要高官,飯店服務員也被羅塵支走,他知道有些事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是不好處理的,而且這個世界上,有太多見不得人的事……

    地上倒下的全忍疼爬出,這時從外面走進三人,兩男一女,男的一人香腸嘴,另外一個斗雞眼,唯一女子眼神冰冷,頭上短發顯得利落。

    羅塵見來人親自迎上去,道︰“今天又有些事要麻煩三位了,我這有人搗亂。”

    他那態度,比見了親爹還要恭敬,三人也有讓他這個紈褲恭敬的本事。

    香腸嘴男淡淡道︰“搗亂嗎?這是件不好的事情。”

    此人說著,看了一眼莫邪,也是這一眼攜帶排山倒海的氣勢,洶涌的撞向後者。

    就算他殺意護體,也被震得精神恍惚,令人無法呼吸的壓力再次回到他身上。

    莫邪暗暗冷顫︰三個實力不弱的古武者?

    自己一人對上其中之一,便會斗得難分高下,甚至是丟掉小命。

    畢竟古武者真太恐怖了,不是他這種實力強悍便能應對的存在,那真不是一個層次。

    而且遠在北城,這會兒上那里找援兵去?

    給人很冷艷感覺的短發女,淡淡道︰“大少,那個不張眼的家伙鬧事。”

    羅塵回答的話語十分挑刺︰“就是這穿得像服務員,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他也很能打。”

    三人便一起冷眼打量,這讓莫邪苦不堪言。香腸嘴說︰“很能打?在我們古武者面前,我會讓他明白什麼叫做差距。”

    羅塵十分得意︰“哈哈……那就麻煩三位了。”

    ……

    一旁。

    援兵頭目大驚失色︰“老神仙?我見過他們本事,那個嘴唇略厚的,一人獨戰百人,殺死普通人比呼吸還簡單。”

    “那怎麼辦?”

    “逃!”

    隨著頭目話語,黑衣援兵落荒而逃,那管莫邪性命……

    ……

    與此同時!

    香腸嘴話落,羅塵言未畢。

    香腸嘴忽動,此人表情輕松,身後拖著漸散的殘影,將自己當成枚炮彈直接轟往莫邪。

    什麼叫做實力的碾壓?

    眼下就是了,莫邪剛想閃身躲讓,卻被攻來的人肉炸彈擊中。

    轟!

    他受巨力而連連後退,一屁股坐在地上,顯得狼狽不已。

    莫邪來不及叫苦,另一男性古武者馳騁而上。

    將他舉過頭頂,砰的砸在地上。

    他只覺胃液翻滾,骨頭撞散,受了不輕的傷。

    還沒來得急起身,又被短發女襲來拳打腳踢,受了兩次猛攻,他竟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轟!短發女膝蓋頂他胸膛,肋骨都差點頂斷。

    噗!

    莫邪一口悶血吐了出來,短發女也收手拍掌,無聊的看著他,放佛覺得他太弱!

    莫邪用手擦了擦嘴角,

    溫熱的血液染紅手心里皮膚,一股怒意漸從他內心燃了起來。

    三個古武者相互對視,似乎在說一起上,瞬間將他秒成渣。

    羅塵得意的坐酒桌品著紅酒。

    見莫邪被虐,他放下酒杯啪啪鼓掌,放佛看了出世上最好看的戲。

    被三個古武者氣息同時鎖定,莫邪雙腿在發顫。

    這一次真的是插翅難飛,在劫難逃了嗎?

    紅顏劫,此般難過……

    這時候,酒店外響起道淡淡聲音︰“三個實力不低的古武者,車輪戰傷我燕京舊友,真好不知恥。”

    聲音漂浮無力,普普通通,卻直入人耳。

    人群往外看去,只見酒店走進兩人,他們身穿普通休閑裝,戴著鴨舌帽,戴著大黑墨鏡,嘴里含著古巴雪茄。

    走姿霸氣無比!

    身材卻是一副中年油膩大叔的模樣。

    莫邪眼神燃起亮光,金權看場子的古武者?

    也是兩人走進酒店的瞬間,莫邪身上的壓力再次退去,他緩緩起身道︰“你們怎麼來了?”

    “兩周游世界,剛到北城,便接楓哥電話,說你在北城有麻煩,讓我們趕過來看看,能幫則幫!”

    清楚原由,莫邪道了謝謝。

    張小澤是楓哥的人,他卻事先打電話給北城的勢力,讓他們聚集起來幫自己。

    雖然被後來出現的三個古武者嚇跑了,可是他是感激的。

    油膩大叔緊要關頭再次出現。

    這不是莫邪的一根根救命稻草?這根稻草是金權那個男人給的。

    他忽然無比的感激葉楓,甚至想大喊一句︰行走世間,我莫邪也是有背景的人,紈褲子弟別TM不長眼了……

    幫羅塵的一古武道︰“能幫則幫?我倒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實力。”

    他說著,身子忽動,身後攜著數個殘影,勇猛的發出攻擊。

    油膩大叔卻是沒動,待殘影近在眼前,勁風撕裂面上肌膚,他才一個耳光甩了出去。

    耳光甩得平平淡淡。

    甚至連殘影都沒有!

    卻‘砰’的一聲響,準準的甩在攻來的古武者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