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吳艷

    肥臉漢撐著拐杖往外走。

    陳默站起讓位,他走到培訓室門邊,回頭看著他輕輕一笑︰“我也認為,能扛起家庭擔子的男人最帥,你同樣要生存,能將到手工作讓給我,我就能替老板想一想,我開車確實不安全。”

    他自嘲的轉身離去。

    陳默想到句歌詞,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麗的人間。

    招聘會後人全散了,她將陳默領到人事辦公室,房間內只有他兩人。

    宋月讓他坐椅子填個人簡歷,他將女士錢包遞給她,說︰“這是老板的錢包,你替我還給她。”

    她明顯一怔接過錢包,打開看了看道︰“你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他想起前天晚上的際遇,嘴角掛著淡淡笑容︰“無意中撿到的。”說完在簡歷走筆,書下陳默兩字,鐵鉤銀畫非常蒼勁!

    宋月看錢包現金,想起電梯絲絲期待,她肯定錢包里的錢分文不少,將掏出邊角的現金放回...加上他培訓室的表現,相信眼前人心胸坦蕩。

    她伸手將簡歷抽了出來,讓陳默直接簽了份一年的勞務合同︰“好了,你被公司錄取了,合同期內,你可以炒掉公司,公司沒權炒掉你。”

    他聞言一喜,順利的找到工作,不用坐吃山空......他默並不知道,進入魚麟這份工作,直接改變了自己命運。

    宋月看了眼牆上時鐘,道︰“現在不到十一點,你今天可以入職,你看?”

    他尋思著無事,便答應下來。

    “那我領你見見魚總,接下來該把你交給她了。”

    他“哦!”的應了聲,跟她身後往外走,見緩慢的電梯爬到七樓,兩人選擇走階梯。

    陳默剛剛抬腿,見牛仔帆布鞋白色鞋帶松了,彎腰將之系上。

    “你能快些嗎?”

    听聞聲音他抬起頭,踩黑高跟的腳背非常飽滿,腿套肉色絲襪,超短職業裙底露出抹紅色,與果果佩戴文秀相似。

    珠唇染紫,皮膚白皙,眼角刻紋,這是個絕品美婦。

    他覺得空氣禁錮,腦袋也有些眩暈,鼻孔里毛細血管要被沖破,來上班以後,他的生活似乎變了,出租生涯那會遇見這樣美事。

    見陳默被迷住,宋月內心感嘆時光漸逝,又覺自己成熟了,她可不覺自己是用魅力吸引到他,輕輕的,她咧開珠唇染笑。

    他這回過神道系鞋帶,這就好了。

    兩人推開六樓鋼化玻璃門,這是魚麟傳媒的主要辦公區,排排辦公桌橫錯有致,白領紛紛落坐,各自忙著手中事務。

    從過道走過,爬階梯來到總裁辦公室,宋月敲了敲門。

    里面傳出‘進來’,兩人才先後進去, 的反手關門,這是間十分寬敞的辦公室,奢華不失精致,落地窗下擺著諸多盆景花草,植被各相爭綠斗艷。

    魚素微提著水壺澆水。

    她腳踩白色平低尖尖鞋,鞋面粘著同質蝴蝶結,精美飽滿的腳背,雙腿極具美感的長,圓得好似圓規畫出,小腿肚飽滿筆直,穿著普通牛仔褲。

    牛仔褲穿這條腿上,腿型卻將這條牛仔褲修飾,線條完美至極,比名牌還要名牌!

    臀圍比腰圍稍大,縴腰盈盈一握,穿著件皮質瘦身小西服,搭配里面的白色襯衫,提著水壺的雙手悠長縴細,一頭筆直的墨色長發。

    見過無數尤物的陳默,再次看得怔住了,似乎所有擁有好身材的女子,都是傳承了她的身段比例。

    宋月站直︰“魚總,這位是給你招的司機。”

    她將水壺放地,立體白皙的面龐看來,陳默出現在她眼中,她眼瞳里明顯有絲絲驚訝,面上卻毫不改色。

    宋月將手中錢包遞上︰“這是魚總你的錢包。”

    前者姍姍走來,打開看了兩眼,放偌大辦公桌上,淡淡道︰“你從那得到的?”

    “他撿到讓我交給你的。”

    “哦...我昨天逛鞋店弄掉了。”魚素微看向陳默︰“他是誰?”

    陳默猛的一愣,內心暗想︰“我是誰你比她還清楚,女人翻書真快。”

    三人站著,宋月微笑著介紹︰“他是我給你招的司機,名叫陳默。”

    魚素微走總裁椅坐下,襲著幽香的嗓音道︰“把他辭退,不能給我找不知底司機。”她不願讓陳默留身邊,隨時讓她想起那晚事,對于她而言,那是人生污點,打心底不願意有。

    宋月臉色有些為難。

    他上前兩步,將辦公桌地球儀轉了兩圈,道︰“貴司不能炒我,我們有合同在先,工作期限一年。”

    宋月點點頭︰“沒有實習期,今天入職。”

    她聞言對宋月道︰“讓他換勞保服,上午打理辦公區,下午整理三樓倉庫。”

    前者不得不點頭,將陳默領著走出,邊往外走邊對他道︰“不好意思,讓你整理辦公區和倉庫,可能是魚總給你的測試題。”

    陳默點頭應是,兩人來到處過道,兩旁房門一模樣,屋子有十多間,她指著其中一間,說這是男更衣室,進去換勞保服整理衛生去吧。

    說完轉身離開,他換上衣服拿著毛巾及雞毛撢,在辦公區擦桌子掃灰,一些小白領說他是公司新來的保潔!

    “公司請的保潔不是大媽,請普通小伙,這倒挺稀奇!”

    談論陳默是保潔,似乎讓她們覺得高人一等,他是個不會讓自己吃虧的家伙,邊擦桌子的同時,看過一個個白領的腳背,套著黑色白色分紅的高跟,他想評出誰的最精致,最後得出結論,魚素微美足才是絕品。

    見沒人在意,他躲角落悄悄將破屏聯想拿出來,觀看高中同學群扯犢子︰

    小灰兔︰“唉!燕京這種大城市,生活節奏真快,壓得人喘不過氣!”

    宋軍︰“杜培燕,你也在?我和陳默也在。”

    陳默擦著陽台花盆淡笑,宋軍是他宿舍下鋪,要說高中生涯有個老鐵,宋軍算一個,見他們聊到自己,他樂樂的盯著屏幕。

    小灰兔︰“那個成天嚷嚷要進特種部隊,成績全班倒數,經常抓吳艷馬尾的陳默?”

    吳艷二字進入眼簾,他臉上輕微散著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