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電梯美事

    第二天,陳默一個人去到出租公司,說明車子自燃了,賠了出租公司八萬六。

    高層問他要不要繼續跑出租,他笑著拒絕。

    已經找到吊墜的蛛絲馬跡,他想讓自己有一些改變,有個老隊經常對他說,能量有多大高度就有多大。

    離開出租公司,他坐在公交站台,掏出聯想打開某度,手指靈動的輸入魚素薇三字,回車。

    搜索出許多資料,他一眼就發現她頭像,這是某度百科,上面敘述得有詳細資料︰魚素薇,女,生出**年**月**日,魚麟傳媒總裁。

    閱完資料,他將屏幕按滅,嘀咕了聲︰來頭果然不小。

    抬頭見公交駛來,他慵懶的起身,上車投了幣來到新聞街,在t字路口看到棟大廈,門頭寫著魚麟傳媒有限責任公司,他往這家公司大門走去,手中拿著紅色的女士錢包。

    大門旁兩個保安,其一約莫二十五六,國字臉模樣,將他攔住道︰“你是來面試的?”

    他將來意說明︰“我找魚素薇。”

    另外一個保安瘦高,戴著厚厚眼鏡,他听名字感覺二叔,用力回想突然明白,走在另一保安耳邊道︰“找魚總的!”

    另一保安恍然大悟,淡笑道︰“哦...你有預約嗎?”

    “沒有。”

    國字臉將陳默一陣打量,變形的板鞋,乏白的牛仔褲,皺巴巴的襯衫,手中提著個紅色女士錢包,這麼娘的人,和總裁肯定沒交集,放進去惹出事丟了飯碗不值。

    “我們魚總是什麼人,你說見就能見?你在那搬磚回那搬磚吧。”他心想該不會是來踩點,晚上好行竊吧?

    這樣的人早打發走,免得晚班損失。

    這時兩可人妹子走出,身著職業西服露小腿,看向陳默嘴角帶著嬉笑,顯然是笑保安說他搬磚。

    心態靜若星空的陳默,面上也掛起尷尬來。

    他想起自己小魚素薇一天,不溫不火道︰“我是你們魚總弟弟,過來找她有些事。”

    保安淡笑︰“你要是魚總親戚,我能自己抽自己一分鐘嘴巴子,你能用什麼證明。”

    陳默咽了咽口水,將錢包打開,將身份證在他眼前晃,道︰“這是你們魚總身份證,這不假吧?”

    兩個保安看傻眼了,臉色也靜了下來,陳默將行駛證取出來,將印有法拉利gt4的照片給他們看︰“這是你們魚總跑車的行駛證,這些就算能造假,我也不可能造假來逗你們玩吧?”

    真是魚總親戚,兩個保安面上立刻掛笑,鞠躬做請的手勢︰“您里面請。”

    他將行駛證裝往里面,邁步往里走,又回頭對國字臉保安道︰“我是听誰說,我要是魚總親戚,自己能扇自己一分鐘耳光來著?”

    “我我我...”保安說著,臉染苦瓜色,抬手自己扇起自己耳光來︰啪啪啪!

    听吻聞清脆的耳光聲,陳默內心別提多爽,就跟身在大明做皇帝,後宮佳麗三千似的,心里嗨到爆!

    眼下是大廈院子,車位中停著檔次不齊的車,陳默邁步走到大廳,听到保安抽耳光的聲音漸淡。

    他來到魚麟傳媒大廳,環境十分靚敞,前台一個美婦站外面整理文件,黑色短高跟,小腿上套著肉色絲襪,一襲職業包臀裹著驕小身軀,她一回頭,脖下白襯衫解開兩顆紐扣。

    隱約可見衫下一抹紅色,最主要的是,她的果果特大,大的陳默見過不少,眼前這對卻是最大的。

    大得一點不垂,弧形非常優美。

    她的珠唇染紫,皮膚算是白皙,眼角歲月刻紋,暴露了她的年紀。

    她抱著文件︰“你是來應聘的?”

    陳默思緒活絡,保安也問過他是不是來應聘,這樣看來...這家公司正有招聘會。

    他現在不跑出租,每天零收入,靠荷包里剩的四千塊,在燕京這個大城市,二十天他就會閬中羞澀。

    靠收拾康樂那種紈褲訛錢,不失是條捷徑,但那不是長久策,他一直認為,親手付出得到的回報,才心安理得,想通這層他點頭道︰“嗯,來應聘的,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宋月說沒事,招牌才開始,你跟我來吧。

    他跟著前者步入電梯,狹小的空間揮發著她身上體香,他站在側面,習慣性用余光看去,超大號果果似乎露出一抹白。

    “你應聘什麼職位。”

    她按了五樓按鈕,他回過神來︰“你們有什麼職位?”

    她側頭看了他一眼,他目光不覺被果果吸引,極自然的將視線隱藏好,不至于會被宋月發現。

    她淡淡一笑︰“就招一個司機,我還沒問你些問題,不好意思,你有駕照和熟悉燕京城嗎?”

    電梯運行的速度有些緩慢,他回答道︰“我之前跑出租,對燕京再熟悉不過了。”

    宋月淡淡點頭,電梯在二樓停下,一個職工用板車裝著紙盒,紙盒是裝超大顯示器的,一個疊一個的裝著,職工看見宋月明顯一愣。

    她說沒事,進來進來。

    裝著紙盒的板車推了進來,電梯頓時顯得擁擠,陳默和宋月不得不站到最里面,他靠著電梯角落,兩人面對面的站著,中間隔了五厘米的距離,他的目光再怎麼隱藏,輕而易舉的就能看見溝渠,兩個評價在他心里升起,真深!真圓。

    電梯行駛越慢,美色他就看得越久,宋月察覺到灼熱目光,內心也升起尷尬,早知道不讓推板車的進了。

    她將文件稍稍抱高,阻擋了他的視線。

    他郁悶的將目光移開,這時電梯到三樓停下,職工將紙盒往外拉,因為物體的慣性,底下的紙盒被拉出去,上面的紙盒往後倒,砸在宋月的背上。

    她根本沒注意會發生意外,只感後面被盒子一推,頓時猛的撞進他懷中,兩人好似擁在一起,隔著不是很多的文件,他感覺到了果果的彈性,就跟兩團海綿炸彈,轟在他身上。

    達到極致按摩的效果,爽得他五蘊八素,雙腿都軟了,他呼吸間,嗅到她自然散著的香味︰鼻下纏繞味道,不是花香不是香水,是她獨有的成熟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