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沒機會了

    “我...我......”听她我半天也道不明,他說︰“不急,你在那?”

    問清楚地址後,他駕著出租來到郊區,路旁停著五六輛幾十萬到百萬不等的跑車,聚集數個十七八歲富二代,個個名牌加身,模樣看上去修養內涵。

    一些太妹或千金圍他們身邊。

    他將出租停路邊,抬眼看去,林可可手中提著個黑色袋子,看不清里面裝什麼,身前站著個十七八歲青年,那家伙一身牛仔,臉上有擦傷,衣服上有不少腳印。陳默一眼便知,他是平凡人家孩子,剛剛被一旁的人收拾過。

    他下車往她走去。

    林可可見他喚了聲默哥,以康健為首的二代紈褲,听聞她的稱呼後,議論道︰“呵!那就林可可口中的默哥。”

    有太妹說︰“原來是個開出租車的窮小子。”

    “這種普通家伙,那有和健哥周旋的資本,來兩三個也不夠看。”

    “呵呵,要是把我們惹火,連他賣到夜場當少爺,別說幫林可可出頭。”

    陳默將事情問清楚,原來,林可可以前是個殺馬特,根本沒人關注,變清純後成了學校平民校花,有不少追求者,她身前被揍的王杰和康健,是攻勢最猛的。

    那些有錢勢的太妹和校花,經常議論她以前是丑小鴨,見暗戀的男生也喜歡林可可,四處散播她的壞話。

    那有少女不懷春,林可可對家境和自己相仿的王杰動了心,兩人在一起交往,康健覺得輸給個窮小子,在學校面子掛不住,就約了情敵賽車,王杰用一輛四五千的摩托,和他的保時捷賽,結果輸得連東南都找不到。

    眾人將輸得顏面掃地林可可兩人一陣數落,年輕人心高氣傲,一言不合撕打在一起,王杰將林可可護在身後,他被打得最慘。

    事後康健一行人見林可可敢幫著還手,揚言要將她弄到夜場坐台。

    清楚事件來龍去脈,陳默半步踏出道︰“現在你們要怎麼處理這件事?”

    “大叔,你乖乖回去跑你的出租吧,我們玩的游戲你就不要參與了。”

    “什麼大叔,她是林可可墨哥,自然也是丑小鴨,丑小鴨涂上層墨汁,那就是丑小。”

    “哈哈,這便是丑小鴨也有親戚了啊。”

    他們一陣哄笑,康健止住道︰“你想怎麼玩?”

    紈褲二代們生活只有玩和尋求刺激,陳默像沒听見嘲笑,淡淡道︰“賽車,約架,玩砍人,隨你們選。”

    紈褲二代們一怔,女的先反應過來︰“哈哈...墨小,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就你這小身板,和我們這幫些爺,隨便兩就能把你弄趴下。”

    陳默不以為然,對付這些普通學生,他要是發起狠來,十秒之內能全部解決。

    他淡淡的話把康健震住,砍人玩?回過神來後哈哈道︰“你很有意思,不過賽車,你能找到比我保時捷還快的車嗎?”見他搖頭,康健繼續道︰“那你想用你這輛出租和我們玩?”

    陳默無時無刻都在想著討便宜︰“勝利有獎勵,我可以和你玩玩,若然沒功夫,我還得工作,不像你們游手好閑。”

    這話猶如記耳光,沒情面的甩康健臉上,激得他回道︰“好,我就陪你玩玩,別說我用好車欺負你,你贏了放過你們,額外給你八萬塊錢,路段就從腳下,駛到雁蕩山頂掉頭,率先回到起點的算贏,”

    前者聞言冷笑,保時捷和出租車賽跑,就像手槍對戰彈弓,紈褲們也知道自己優勢,要是借輛超跑給他,陳默敢保證,起點就能把他們甩得影都沒有。

    “八萬,能買輛出租車了。”他淡笑著並沒忘記輸了的後果,問道︰“那要是輸了呢?”

    康健半米眼楮,想了想道︰“輸了,我要你下跪,再把林可可弄去坐台。”

    陳默一怔,道︰“下跪?我可以答應你,要去坐台是可可的事,我不能替她決定。”

    太妹們再是一陣哄笑,面上嘲諷更濃,心想墨小準備退路了。

    林可可一驚,看著康健︰“默哥要是下跪,我寧願坐台,也不露絲絲求你的表情。”

    林可可氣勢極強,卻顯得那樣無力。

    陳默淡淡道︰“你要是輸了,以後離可可遠一些。”

    “好。”

    沒一會車塞就開始了,兩輛車並排,前輪壓石灰撒的起跑線上...不說車子外表的華麗,就連發動機聲音,保時捷都比出租優越一些。

    沒有人看好陳默,一個頭發染著燻紅的太妹,穿著件緊身背心,露出圓圓肚臍,她笑得合不攏嘴︰“這的士要能跑過康哥保時,老娘把背心給脫了,站軍姿五分鐘。”

    為了公平起見,康健提議分別載著對方的人,在之前設有掉頭標志的地方掉頭,免得有人耍賴。

    這樣一來,王杰坐上了他的車,陳默讓極不看好自己的頭發燻紅太妹坐到副駕,她口中嚷嚷著這車坐著真暈。

    他像似沒有听見,看著前方搖旗的女手,旗幟往下,發出啟動的訊號,暗灰色保時捷嗖的一下串了出去,陳默的速度並不慢,迅速掛檔起步,藍皮的士穩穩加速追了上去,三十碼...

    四十...六十...七十五...九十碼!

    檔位也從一檔漸漸提到五檔,每輛車都有經濟時速,經濟時速就是最快最節油的意思,一輛車上a坡非常吃力,提起經濟時速來,卻會輕而易舉。

    看保時捷在百米之外,出租副駕的太妹嘲笑道︰“你這破車怎麼追,原地停著認輸吧,連和康少斗的資格都沒有。”

    陳默一路馳騁,一路听著她的嘮叨︰“麻!人家影子都不見了,別妄想能追上了。”

    他有些後悔讓她來監視自己了,影響心態的技能真是滿級,他掛著淡淡的不在意,上雁蕩山的公路十分險,建在懸崖峭壁,路陡多彎。

    嗖!

    出租往著坡道沖了去,絲毫沒有減速,眼看要撞向彎道外,太妹嚇得眼瞳渙散,陳默手腳麻利,點剎轟油急剎甩尾,猛打方向飄逸。

    安全過彎,輪胎在地上磨出些痕跡,藍皮出租猶如頭猛虎,只知道往前,往前,他的手也從來沒有停下,前面再是彎道。

    飄逸甩尾給油,一切動作新雲流水。

    太妹這時被嚇出聲來︰“啊,你慢點開,輸了也沒關系。”

    她突然覺得小命重要,心中有些後悔看不起這輛出租車了,藍皮出租是破,但是有一個駕駛技藝超群的老司機!

    飄逸!再飄逸!陳默一路高歌,要到山頂的時候,遇見折回的保時捷,只見車窗緩降,從里面伸出來個中指,到了這個時候,太妹認為出租沒有機會再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