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扇耳光不浪費力氣?

    燕京城,晚十點!

    陳默出來跑出租車五個小時了,他扭了扭酸楚的脖子,將車靠邊停下熄火,抽出只煙點燃準備休息,煙霧裊裊升起,他那普通的臉龐在煙霧中虛幻而真實起來。

    吸煙是緩解壓力的舉動,曾經他是不吸煙的,被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他才感覺自己還活著,看著窗外條條倩影出入夜店,他想起一段灰色歲月恍惚起來︰握著冰冷的鋼刀,躺在地雷陣叢林里......

    他忽然很自豪,辛辛苦苦保衛祖國,不就是為了讓這些普通人,握住伴侶溫熱的手掌,而不是那冰冷鋼槍嗎?

    一個女子赤腳從muse酒吧跑出來,極具美感的長腿白如凝脂,藏青色的包臀勾畫出豐滿的軀體,肩上披著件黑色披風,跟圍巾似的圍在脖子上,她一手提著雙黑高跟,一手提著個包包。

    紅色的唇,唇紋猶如橙子果肉排列,高鼻鳳眼和濃眉,臉龐非常立體。

    她慌張的看了四周,見前方恰巧停了輛出租,好似抓住救命稻草,撒開腿跑往出租,拉開車門砰!的坐了上去。

    &“師傅,快離開這個地方。&“

    陳默嗅到啤酒味,回頭看了眼︰她的臉色粉紅,眼神迷離,雙腿不覺夾緊,好像尿急,這是被人下藥了,他一眼把這個根本原因看出來。

    她拉開車門坐上來的那一瞬間,他就準備出手相幫助,他內心想著便宜不佔王八蛋,想嘴上佔便宜,看她那焦慮的模樣︰“美女,被人藥了?,便宜別人也是便宜...我可以載你離開,也可以犧牲寶貴貞操救你,你看怎麼樣?”

    魚素薇一愣,下賊船又上賊車,她聲音很好听︰“你怎麼可以這樣,王八蛋。”

    小娘們還挺凶,不佔便宜才是王八蛋,他從後視鏡看著她,無視道︰“你要答應,別說王八蛋,千年王八我都當。”

    魚素薇看muse追出來的三個青年,眼中明顯急了︰&“你載我離開,我給你錢,一百。”

    “中了,就一百。”他突然答應,說著擰鑰匙點火,嘴上佔便宜是佔,一百塊也是大便宜,辛苦跑出租那有這樣好事,發動機‘    ’響。

    沒點著。

    再擰鑰匙依舊沒點著,他意識到壞事了,車子關鍵時刻掉鏈子,兩個身穿中山的青年將車門拉開,將憤怒掙扎的她拉了出去。

    玩過了玩過了,陳默將安全帶解開,順手拉放在座椅邊。

    青年為首一人,有著陽光俊朗的臉龐,寸發...白襯衫配著小西服,一股淡淡的優越氣息散了出來,那系著的黑色領結,不知道讓多少女痴迷!

    他在副駕低頭打量了眼車里︰&“嗨,這麼久你都沒把她載跑,你做事合我胃口,以後混不下去,可以來我康氏集團找我康樂,可以跟著我混。&“

    他說著從皮夾掏出一百塊放在副駕上︰&“看你沒載著她逃,這錢給你買一條南京。&“他看了眼儀表台上的軟煙盒,繼續道︰“總比抽那大前門強。”

    陳默淡笑著拿起座椅上的錢裝在荷包里,賠笑道︰“蚊子再小也有肉,我就收下了。”

    魚素薇也說給他一百,他二話沒說就答應,這些紈褲送來的便宜,哪怕是條蚊子腿他也收。

    康樂淡淡一笑,招呼兩個跟班,讓他們將她弄金色情趣酒店去。

    她虛弱的爭扎,打心底涌出最後絲力氣,丟掉高跟鞋和包包,想要撒腿逃掉。

    康樂一把拉住她肩上披風,唰的一把扯掉,她一個踉蹌摔在地上,兩個跟班上前架著她的手,將之扶起來看著主子。

    她的脖子上,細小的金鏈吊著條青銅吊墜,吊墜主體是個三腳青銅鼎,鼎身修長,極具藝術氣息,穿戴在她的脖子上,令之更為古韻大方。

    陳默推開車門的同時,回頭看了眼窗外,見她脖上佩戴著的項鏈,整個人都怔住了,他在燕京城開了三月出租,不就為了找這玩意嗎。

    他怔住的同時拔出鑰匙往外走。

    砰!車門關上。

    康樂見他走來淡淡道︰&“怎麼了?給一百塊嫌少?&“

    寒風一吹,陳默打了個冷顫,青年見他模樣,引得哈哈大笑︰&“你要是嫌少,我可以再給你一百,乖乖跑你出租去吧。&“

    陳默站在他旁邊,從來沒見過這樣合情合理的要求,理所當然的伸出手︰“有些少,只夠開個房錢,撩個妹請吃飯都不夠!”

    要錢要得這樣倘然,康樂還真是第一次見,說出去的話做不到,那相當于打臉,如果乖乖將一百交出去,顯得自己非常孬。

    別人伸手要錢就給?

    “哈哈...我是你爹啊,伸手要錢就給錢。”康樂說出這句話,臉上是感到羞恥的,表現得並不自然!

    陳默心中一寒,尷尬的將手伸回來,看了眼康樂平淡往女子走去,後者暗想慫包,被如此語言羞辱都不還手,只見陳默抬腳往左邊青年肚上踹去,砰!

    那人像風箏倒飛,砰的砸在地上,面色頓時都青了,康樂微驚!

    魚素薇緋紅的臉上,溢出震驚,嘴唇微張...她沒想到瘦弱的陳默,頃刻撂翻一人,她本來還以為這家伙雙拳難敵四手......

    陳默一把將她拉過,使她撞進自己懷里,酒味夾著奈聞體香撲鼻,兩顆不大不小的果果若有若無的踫撞,令他心里樂翻天了,他暗暗愜意。

    另一個跟班青年稍愣,捏著拳頭往他襲來。

    陳默側身,將她護在懷里,往青年一腳踹出, !後者倒飛砸在夏利車上,車窗都給震裂了。

    康樂被虎住了,強定心神後罵道︰&“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敢在燕京城壞我康樂的事。&“

    陳默微微底頭,在她耳邊道︰&“你勉強站著,我先把他收拾了。&“

    她留有最後一絲理智點頭,用僅有的力氣咬著下嘴唇,她沒想到陳默輕松撂翻一人,更沒想到他兩腳就把兩人給踹倒了。

    陳默松開他,平淡的往前一步,康樂一怒,他練過幾下,以為打得過陳默,便舞著八極拳往他沖來,後者往前半步踏出,出現在康樂眼前。

    如果現場有懂武之人,可能會看出這半步何其之快。

    他抓起康樂西服,將之拉往身前,膝蓋猛的往他腹部來了幾下︰砰砰砰!

    頂得他‘嗷嗷’呻吟,苦膽汁險些都給吐出來,陳默估摸再頂就廢了,將他松開,他順勢坐在地上︰&“嗷,你敢如此收拾你爹。”

    他冷笑著蹲,正正一耳巴抽了上去,啪!

    再反正兩耳光抽上去,啪啪︰“你之前羞辱過我父親,現在也是,這三巴掌替他抽的。”

    康樂想起之前說的,我是你爹啊,伸手要錢就給錢這話,心中不免生出悔意,也不敢再觸霉頭︰“小司機,你敢這樣對我,我家里人不會放過你的。&“

    他嘴角掛著嘲笑,不會放過?說不放過自己的人多了去了,絲毫不擔心再多一個,他想著,一巴掌甩在他臉上︰‘啪!’聲清脆。

    &“誰是小司機?&“

    &“難道我是?&“

    啪!再是一嘴巴子抽去︰&“誰是小司機?&“

    &“嗷...我是我是!你敢打我耳光,我家里人一定不放過你。&“

    陳默眼神再是一寒,他最討厭被人威脅,抬手又是一嘴巴子扔了上去︰&“你家人?你家人都有什麼狠人?&“

    &“我老爹是康氏集團懂事。&“

    啪!

    陳默聞言,又一嘴巴子打得敞亮,才道︰&“太弱,下一個!&“

    &“我我...我二叔是jing察局的。&“

    啪!

    &“太弱,下一個。&“

    他有些急了︰&“我我我...我爺爺是退伍軍人。&“

    听聞這樣的話,陳默眼神更寒,啪的一嘴巴子甩上去︰&“不夠,下一個。&“

    康樂我半天,都沒說出個所以然,陳默輕輕拍著他被扇紅的臉,把他魂都給嚇沒了,才道︰&“你爺爺是軍人,這是他一輩子的榮耀,他退伍軍人的頭餃,不是你拿來欺負普通人的資本,知道?&“

    後者連聲應是,陳默看著他繼續道︰&“不要看不起大前門,一塊五的大前門和昂貴古巴雪茄沒有區別,都是被燒掉的命。&“

    他莫名的點頭,他有錢的驕傲和優越,被人無情的踏在腳底......

    陳默無視的看著他︰&“可以撩女人,但不可以用下三濫的手段,這樣個嬌艷女人,有一群鐵骨錚錚的男人,默默為她擋了不下五顆子彈,她才可以普通的活著,你這樣...是不尊重我們付出的回報!&“

    听人說教對于年輕人來說,是件非常不爽的事情,康樂卻只能听著,他听不懂什麼擋子彈,整個人卻怔住了,他在前者眼瞳中,看出了閱歷兩字。

    陳默自嘲,嘴角掛著彎彎弧度︰“讓你跟班把錢全部交到我這里。”

    他一怔道︰“他們沒錢,出來玩都是我結賬消費。”

    “挺大方嘛你小子,把你身上的現金,全部掏出來給我。”他心想抽耳光不耗體力?至少要吃豬腰子補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