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學習【12】一群聒噪的女兵



    那件事。

    自從在考核期間詢問墨上筠無果後,游念語和甦北就再也沒有問過她。

    知道不會有結果。

    她們想,她們有權知道親人的真實死因。

    她們想,她們總有一天會知道來龍去脈。

    這需要一個契機。

    縱然做過很多次設想,都沒想過墨上筠會主動同她們說。

    墨上筠並沒有及時開口,而是靜靜地看著她們。

    宿舍里先前歡快輕松的氣氛徒然消失。

    “要坐嗎?”

    良久,甦北問。

    墨上筠靠著衣櫃門,視線在她們身上停留,道︰“不用,花不了多長時間。”

    “那你說。”甦北點點頭,表示準備好了。

    一側的游念語也微微頷首,示意墨上筠隨時可以講。

    這個故事,三言兩語即可講清楚。

    昨日同閻天邢的講述,點點滴滴都付出一遍,不是單純地同他說明一件事,主要是想告知他曾經那一段記憶。

    不過同甦北、游念語說,就沒有那個必要了。

    從頭到尾,只是事件本身,墨上筠只花了三分鐘的時間。

    她講完後,足足五分鐘,都沒有人說話。

    游念語和甦北皆是沉默。

    “做決定的人,是你爸吧?”最終還是甦北詢問道。

    墨上筠沒有直說做決定的人是誰,但墨滄這樣級別的人是親自在每個人的葬禮上出現過的。甦北和游念語先前早就懷疑過,這件事沒準跟墨滄有什麼關系。

    微微一頓,墨上筠點點頭,“嗯。”

    都說到這份上了,自然沒有否認的必要。

    “呵。”

    游念語冷笑一聲,雖然是在笑,卻泛著刺骨的冷。

    冷白的燈光打在身上,沒有半點朦朧下的柔和,唯有藏匿其中的冰冷。

    不管怎麼樣,游熠和甦鳴沙都是她們的親人。

    血脈相連的親人。

    墨上筠認他們為師父,雖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但她有那麼多師父,師父們也待她不薄。在這件事里,她是受害者,但是除了她爸,沒有人對不起她。

    可是,因她父親的選擇而被放棄掉的游熠、石疆、甦鳴沙呢?

    石疆和甦鳴沙尚且孤家寡人,游熠可是有妻子和女兒的。

    他們的怨恨由誰來化解?

    倘若不是跟墨上筠相處過那麼久,加上事情已經過去那麼多年,甦北和游念語早就按捺不住上去發泄了。

    “還有一件事。”

    面對她們算不上友善的視線,墨上筠繼續道︰“當年我們遇上的是一個叫‘黑鷹’的組織。‘黑鷹’有兩個首領,向我們動手的叫‘水澗’。另一個——”

    微微一頓,墨上筠偏移視線,看向甦北,“叫白川。”

    在游念語尚未回過神的時候,甦北倏地站起身,將椅子一腳踢開。

    “ 當——”

    椅子重重落在地上。

    “你知道怎麼不跟我說?!”甦北徹底冷下了臉,“你先前想跟我說,但是沒有說的,就是這件事?!”

    “他既然敢出現,就有恃無恐。他帶了那麼多人,就算你跟他動手,也沒有勝算。”墨上筠道。

    “所以你給我做了決定?!”

    “”

    墨上筠沒有說話。

    她當時一心在閻天邢身上,因白川做的是送物資救援的善事,加之他們也拿白川沒有辦法,硬踫硬只會兩敗俱傷,所以她選擇隱瞞下來。

    離開營地後,她也有想同甦北坦白的。

    但那時已經在救閻天邢的路上了。

    不是好時機。

    如果甦北心性不穩、情緒不佳,反而會壞事。

    所以一直拖到現在才同游念語和甦北說明。

    她盡量選擇最穩妥的決定,不過,這件事本來就復雜,原本就不存在‘最優解’。

    游念語和甦北還能冷靜地不動手,已經算是很念及舊情了。

    “我們以後遇上他們的幾率會很大。”最終還是墨上筠開口打破了平靜,“事情本來過去了,也不該由我來告訴你們。但如果再遇上‘黑鷹’的話,我想你們有權利知道他們對你們的親人做過什麼。”

    這樣的說話,似乎讓游念語和甦北心情好受了點兒。

    墨上筠繼續道︰“最近的形勢很復雜。如果有機會再遇上,我會跟你們詳細講述。”

    s團和黑鷹的事,就墨上筠所知道的那一點點,半天都說不完。

    現在跟她們倆說的這件事,就值得她們倆消化好一陣了,其余的事可以慢慢來。

    游念語和甦北對視了一眼。

    沉默片刻,她們始終沒有對墨上筠做出什麼。

    *

    墨上筠回到宿舍。

    “還以為你要在外面過夜了呢。”

    剝好一堆炒板栗的丁鏡,斜了眼進門的墨上筠後,優哉游哉地說著話。

    墨上筠看了她一眼。

    這耍寶的,將剝好的板栗肉直接扔起來,用嘴去接,一扔一個準。

    看了幾秒,墨上筠手一抬,將她剛拋上去的板栗肉抓過來,喂到自己嘴里。

    張嘴卻落了個空,丁鏡不由得側過身來吐槽道︰“你這爪子敢不敢再賤一點?”

    “敢。”

    墨上筠答了一個字。

    然後,打開衣櫃拿了套訓服出來,走向陽台。

    丁鏡哼了哼。

    繼續給自己剝炒板栗。

    游念語和甦北的情緒有些不明顯,看似如常,卻沒有平時那般跳脫。

    索性大家都忙,沒有什麼人發現。

    就連身為稱職男友的步以容,都因為要處理的事情太多,好幾天都沒有來找甦北了。

    多數人的苦痛、煩心事,都只能由自己來消化。

    *

    去裝甲步兵營的計劃如期進行。

    女二隊期待已久。

    在這里,她們可以見識到大規模的坦克,還有步兵戰車、火箭筒等。

    當然,各種武器她們在gs9也不缺,什麼都見識過,比裝甲步兵營的設備還要先進。

    但是,這個坦克吧

    她們躍躍欲試。

    在考核期間接觸過,但時間總歸是短暫的,她們只了解大概流程,自己壓根沒有操機會。

    這一次,是完全自己動手!

    大清早的,坐上兩輛越野車的十人,皆是精神奕奕。

    天還未亮,平時她們都是哈欠連天的,但今個兒則是有說有笑的

    墨上筠跟她們擠在越野車上,看到同一輛車里的四人興致高昂,笑了笑,倒也沒有管她們。

    她們這輛車,晟梓負責開車,戚七坐在副駕駛,她跟丁鏡、梁之瓊擠在一起。

    ——她們都是沒有在裝甲步兵營里待過的。

    “墨上筠,過去多長時間啊?”

    坐在中間的梁之瓊跟墨上筠擠著,興致勃勃地同墨上筠詢問。

    看了眼坐在前面的晟梓,墨上筠說︰“一兩個小時吧。”

    按理來說,得三個來小時。

    不過由晟梓開車的話,撐死不過倆小時。

    後面那輛車由百里昭來開,她也信得過——信得過昭姐這脾氣暴躁的,肯定會依賴過硬的技術跟上晟梓。

    “哦”了一聲,梁之瓊抱著墨上筠的手臂,先一步跟墨上筠商量起“職業”問題來。

    現在的坦克,多為四人來操,分配有車長、炮長(一炮手)、駕駛員、二炮手(填裝手)。

    車長是四人隊伍的指揮員,主要負責指揮戰,一炮手負責操坦克炮和並列機槍。駕駛員負責駕駛坦克和操航向機槍。至于二炮手,則是負責填裝彈藥和操高射機槍。

    也就是說,有四個職業。

    梁之瓊跟墨上筠商量著,能不能一開始就給她安排個車長什麼的。

    不過,墨上筠還沒來得及說話呢,梁之瓊這種“走後門”的行為就得到了懲罰——丁鏡強行將梁之瓊拎過去一頓蹂躪,把梁之瓊的臉都給搓紅了,梁之瓊嗷嗷大叫、連連求饒,丁鏡這才放過她。

    “墨上筠,她欺負我,你也不管管”

    梁之瓊眼淚汪汪地湊過來。

    墨上筠斜斜地看她一眼,手臂一伸,將梁之瓊給攬過來。

    正巧此時,晟梓在不減速的情況下一個急轉彎,車輛來了個非常有沖擊力的閃電漂移,車里沒有系安全帶的都遭了秧。

    梁之瓊直接撞在墨上筠懷里,而墨上筠攬著她,沒有讓她在車里亂飛。

    一陣驚險過後,墨上筠才把她提起來,順勢松開她。

    在墨上筠這里離奇感覺到安全感的梁之瓊,眨著眼懵了懵。

    臥槽,這丫的是不是有點太可靠了

    這要是個男人,她肯定心動了!

    “嘖,渣男。”

    將這一幕看在眼里的丁鏡,嘖嘖感慨了一聲。

    墨上筠這個‘渣’呀

    墨上筠賞了她一記白眼。

    *

    早上,不到八點。

    兩輛越野車順利抵達裝甲步兵營。

    因為她們比預料中的早到,門衛匆匆打電話通知後,才有連長過來迎接她們。

    他們營長出差,前來迎接的是三連的連長,一杠三星的軍餃,不到三十,模樣俊朗,是個乍眼一看就能將其同“硬漢”掛上鉤的男人。

    他抵達的時候,女二隊所有人都下了車。

    車輛是挨著停的,甦北和丁鏡各自霸佔車輛的車頭,其余人也挨著站,站姿松松垮垮的,也就唯一乖巧的唐詩站得端正一點。

    旭日東升,陽光灑落一地。

    她們呼吸著清晨微涼的空氣,精神好得很,三兩成群地聚在一起聊天,歡聲笑語,好不歡樂。

    卻,沒有一點秩序。

    粗略地看了一眼,此連長不由得皺了皺眉。

    像個菜市場。

    比文兵團的要養眼,但就算是文兵團的,都要比她們規矩。

    隔了幾米的距離,他停了下來。

    這時,陸續有人發現了他。

    墨上筠看了眼後,第一個朝他走過去。

    “你好。”墨上筠主動同他伸出手,自我介紹道,“我是她們的隊長,墨上筠。”

    “你好。三連連長,寧捷。”

    他簡單地同她握手,禮貌地一下後就離開了。

    墨上筠微微一點頭,喊他︰“寧連長。”

    視線從墨上筠的領章上掠過,寧捷壓下眉目的一抹吃驚——不是因為軍餃過高,而是因為墨上筠看著太年輕。

    墨上筠這模樣,大抵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像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

    她就算穿著便裝去高校讀書,也不會有任何違和感。

    微微一頓,寧捷又朝其他人掃了一眼。

    她們有的人跟他的視線對上,有吹口哨的,有點頭輕笑的,有招手示意的,但一一對他有所回應。

    這些人里,近半數的都是軍官。

    算上墨上筠,兩個兩杠一星,一個一杠三星,一個一杠一星

    其余的士官里,竟然還有一個三階士官!

    都是群什麼人?

    上頭只跟他說,這批人會來學習幾天,再跟他們搞一個小型演習,但完全沒有透露她們的底細。

    寧捷心里只有一種感覺︰違和。

    難以形容的“違和感”。

    “吃飯了嗎?”寧捷問。

    “都吃了。”墨上筠點頭,笑容清淺、友好。

    知道她們早上要出發,張班長就讓炊事班昨晚準備了一堆的饅頭,早上起來後就給她們熱好了。

    五點半起床,六點鐘出發。

    半個小時的時間,足夠她們進行起床、收拾整理、吃飯等一系列的活動。

    “我們的訓練八點開始。”看了眼腕表,寧捷道,“還剩一點時間,你們的東西可以先放到宿舍。”

    往後看了一眼,墨上筠音調稍稍往上一抬,“拿東西。”

    沒有吹哨,沒有列隊。

    墨上筠話音一落,她們就各自跑到後備箱,把她們的背囊拿了下來。

    雖然她們速度快、時間短,可是沒有任何秩序,肉眼可見的“亂”。

    這種亂糟糟的畫面,看得寧捷一陣頭疼。

    秩序啊!

    列隊啊!

    她們怎麼回事兒?!

    視線再次從墨上筠的領章上掃過,寧捷眼神黯了黯,讓自己視線避讓開,低聲說了句“跟我來”,然後就帶著她們往宿舍樓的方向走。

    這一路,她們也沒有列隊行走,而是背著包,勾肩搭背的,說著話。

    聲音落在寧捷耳里,嘰里呱啦的。

    礙于對方來路未知,且都是“客人”,寧捷按捺著性子沒有管她們。

    不過,在看到宿舍樓的時候,寧捷明顯松了口氣。

    “我們營沒有女連,給你們安排的是一樓的宿舍,十人寢。”

    望了眼宿舍樓,寧捷簡單明了地同她們介紹道。

    一樓沒有住那那麼多的男兵,主要也是為她們的方便著想。